當前位置: 首頁(yè) > 男生小說(shuō) > 都市小說(shuō) >龍婿奶爸 > 第20章 重新開(kāi)放
第20章 重新開(kāi)放
作者:一飛沖天   |  字數:2063  |  更新時(shí)間:2021-04-04 10:04:36  |  分類(lèi):

都市小說(shuō)

葉果果的主動(dòng)請纓,讓辰惠龍猛地一愣。

她這么小的年紀,真的可以嗎?

但是想到剛剛那一番診斷的情況,他不由得咬了咬牙,“那就麻煩果果了?!?/p>

辰子樂(lè )在一旁忍不住了,“爺爺!萬(wàn)一我老爸……”

“放心吧,你覺(jué)得我會(huì )這么主動(dòng)的惹事?我可不想給蘇氏集團平白加一個(gè)敵人?!?/p>

一旁的葉昊淡淡道。

辰子樂(lè )頓時(shí)遲疑了。

話(huà)雖是這么說(shuō),可床上的畢竟是自己老爸??!

這屋子里已經(jīng)集齊了辰家三代人,他可不想過(guò)一會(huì )就變成只有兩代人了。

但是辰惠龍這時(shí)卻已經(jīng)打定了主意,沖著(zhù)葉昊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“葉小兄弟,那就麻煩你女兒了!”

一旁的葉果果立刻來(lái)了精神。

她捏著(zhù)銀針,只是簡(jiǎn)單的看了看情況后,便是直接一針刺了進(jìn)去!

接著(zhù),又是拿來(lái)了其他的銀針,手速飛快,一刻也不停的扎了起來(lái)!

看著(zhù)那施針的動(dòng)作,本來(lái)還比較平靜的辰惠龍,卻忽然激動(dòng)了起來(lái)。

眼睛也逐漸亮了起來(lái)。

“這個(gè)手法……是失傳的藥王九針??!”

而他又意識到了一點(diǎn)。

這個(gè)葉果果,那是葉昊教出來(lái)的!

他陡然用著(zhù)灼熱的眼光看向了葉昊。

葉昊被這眼光看的猛地打了一個(gè)哆嗦,不由得后退了兩步。

這老家伙,不會(huì )是有什么特殊的愛(ài)好吧。

另一旁,葉果果已經(jīng)“唰”的一聲,收回了銀針。

辰惠龍頓時(shí)不由得長(cháng)嘆了一聲。

剛剛就不該轉移視線(xiàn)的!

居然被最后的收針動(dòng)作也漏掉了!

藥王九針,那可是早就已經(jīng)失傳的施針手法??!

其中包含了特殊的扎針、轉針、以及收針一整套的動(dòng)作。

缺了任何一環(huán),都是不完整的。

這個(gè)時(shí)候,他甚至對自己兒子辰向東的病情都已經(jīng)不關(guān)心了。

他大半輩子都泡在了中醫、中藥上面,對于這方面的追求,早已超越了自己的家人。

他現在只覺(jué)得無(wú)比的遺憾,沒(méi)能看到最后的收針手法。

而片刻后,病床上的辰向東忽然呻吟了一聲。

辰子樂(lè )立刻跑了過(guò)去,緊張道:“爸?”

葉果果在一旁抄手道:“別叫了,現在還醒不來(lái),得再休息一段時(shí)間才行?!?/p>

辰子樂(lè )不像他爺爺辰惠龍那般對醫術(shù)有研究,他不太放心的讓旁邊的護理人員幫忙檢查了一下。

結果完全沒(méi)有意外,真的已經(jīng)恢復正常了!

辰子樂(lè )陡然松了一口氣,看向葉昊和葉果果的眼神也是無(wú)比的驚喜……和感激。

“葉先生、葉果果小朋友,多謝!”

“謝謝就不必了,還記得我最開(kāi)始是來(lái)辰家做什么的嗎?”

葉昊說(shuō)道。

辰子樂(lè )愣了一下,立刻點(diǎn)頭道:“當然記得!”

說(shuō)著(zhù),便是立刻做邀請狀,“請跟我來(lái)下會(huì )議室,我們細聊!”

看到辰子樂(lè )這么主動(dòng),葉昊不由得淡淡一笑。、

他知道,辰家的問(wèn)題,估計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什么問(wèn)題了。

不過(guò)就在這個(gè)時(shí)候,辰惠龍卻是從中阻攔道:“子樂(lè ),你在這里陪著(zhù)你父親,我來(lái)和葉先生談?!?/p>

辰子樂(lè )頓時(shí)一驚。

他敏銳的注意到,自己爺爺口中的稱(chēng)呼,居然是變了。

從“葉小兄弟”變成了“葉先生”!

這其中的意味,有點(diǎn)耐人尋味了。

他沉默了一下,也不敢反抗自己的爺爺,只能是在臥室病床前留了下來(lái)。

來(lái)到辰家會(huì )議室后,葉昊毫不猶豫的開(kāi)門(mén)見(jiàn)山,“辰老爺子,你恐怕不是為了和我談生意的吧?”

辰惠龍有些不好意思的開(kāi)口道:“說(shuō)是生意,不如說(shuō)是請求……”

“但說(shuō)無(wú)妨?!?/p>

葉昊這次來(lái)辰家,本來(lái)就是為了解決辰家和蘇氏集團的合同的。

這辰惠龍都已經(jīng)用出請求這個(gè)字了,那生意恐怕也不會(huì )有什么問(wèn)題了,自己為什么不接受呢。

辰惠龍沉吟 了一下,開(kāi)口道:“是這樣,我、我有個(gè)不情之請,我想要完整的見(jiàn)識一下藥王九針,你看可以嗎?”

葉昊不由得瞇了瞇眼,“倒也不是不可以,但這可不是免費的?!?/p>

辰惠龍頓時(shí)拍著(zhù)胸脯。

“葉先生你放心,只要你讓我完整的見(jiàn)識一下藥王九針,你想要辰家做什么都可以!當然,前提是不損害我們辰家自身!”

葉昊不由得笑了笑,“放心吧,沒(méi)有那么難,我只是想要你們辰家的中藥材供應渠道,繼續對我們蘇氏集團開(kāi)放就可以了?!?/p>

“藥材渠道?沒(méi)問(wèn)題,這是小事,我完全可以代表辰家做主,我的身份在辰家還沒(méi)人敢違抗!”

辰惠龍無(wú)比自信道。

葉昊頓時(shí)起身,主動(dòng)伸出了手,“那么,合作愉快?!?/p>

辰惠龍見(jiàn)狀,也是伸出手握了過(guò)去,“那葉先生,我什么時(shí)候能見(jiàn)識到完整的藥王九針呢?”

“藥王九針,從來(lái)沒(méi)有憑空施展的說(shuō)法,至少也要等什么時(shí)候有合適的病人再說(shuō)吧,那時(shí)候就是你能完整見(jiàn)識到的時(shí)候?!?/p>

葉昊淡淡道。

辰惠龍立刻點(diǎn)頭,“那、明天?我們辰家在中藥材的地位,足夠讓市中醫院配合我提供合適的病人?!?/p>

葉昊不由得有些驚訝。

這辰惠龍,為了藥王九針,居然能做到這個(gè)地步,自己倒也不好推辭了。

葉昊笑著(zhù)道:“那明天見(jiàn)?!?/p>

“好!葉兄弟,我送你?”

“這倒不必了,你辰家家主或許再等一會(huì )兒就醒了,我們蘇氏集團還要等你幫我們重新拉起渠道來(lái)呢?!?/p>

辰惠龍便也沒(méi)有堅持了。

很快,葉昊便離開(kāi)了辰家。

而在辰惠龍的主持下,辰家的中藥材供應,也立刻重新對蘇氏集團開(kāi)放了。

消息,也很快傳到了周家。

“這辰家是要找死不成?明明和他們談好了要聯(lián)手中斷蘇氏集團的供應的,現在居然變卦了?”

周祥瑞猛地砸了一下桌子,不悅的道。

“老爸,聽(tīng)說(shuō)、聽(tīng)說(shuō)是辰惠龍那個(gè)老頭子出來(lái)重新和蘇氏集團合作的,上次和我們談的那個(gè)辰子樂(lè ),恐怕確實(shí)沒(méi)辦法?!?/p>

一旁的周駿弱弱的提醒道。

周祥瑞頓時(shí)一驚。

“辰惠龍?那個(gè)老東西不是早就不管事了嗎!怎么現在跑出來(lái)了?”

“去查下,蘇氏集團究竟給辰家塞了什么好處!居然讓他們敢背著(zhù)我們周家重新建立了合作!”

“是!”

按“鍵盤(pán)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(pán)右鍵→”進(jìn)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(dòng)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