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(yè) > 男生小說(shuō) > 都市小說(shuō) >龍婿奶爸 > 第4章 不裝了,我是龍騰老板我攤牌了!
第4章 不裝了,我是龍騰老板我攤牌了!
作者:一飛沖天   |  字數:2070  |  更新時(shí)間:2021-03-30 17:08:36  |  分類(lèi):

都市小說(shuō)

陳峰能坐上大經(jīng)理這位置,全靠周家扶持,今個(gè)正好扯虎皮拉大旗,借著(zhù)龍騰酒樓大佬的身份,欺壓欺壓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。

“削他!”

“經(jīng)理,把他打到幾級傷殘?”

“二級吧,完事還能去辦個(gè)殘疾證啥的?!?/p>

四五個(gè)保安拎著(zhù)警棍,氣勢洶洶的就沖了上去,看架勢今個(gè)不把葉昊弄殘,這事兒完不了。

“小子,你完了,敢打我,我有一萬(wàn)種方法讓你在我面前消失?!?/p>

周駿紅腫的老臉有幾分猙獰,在云海市敢動(dòng)手打他周公子的,葉昊絕對是第一人。

他不僅要承受周公子的怒火,也要承受龍騰酒樓的怒火,周駿跟陳峰沆瀣一氣,非得整死他不可。

“哦,是么?”

“啪!”

清脆的巴掌聲再次傳來(lái),周駿另半邊臉也腫的老高,他滿(mǎn)臉驚恐的瞪著(zhù)葉昊,實(shí)在想不通這窩囊廢怎么還敢打他。

敢在龍騰酒樓鬧事,還打了周公子,可以說(shuō)葉昊觸碰了云海市最大的忌諱,旁人都在等著(zhù)看笑話(huà),看這窩囊廢今天怎么收場(chǎng)。

陳峰看到外甥又被揍了,對樓上招了招手,一大波保安從二樓魚(yú)貫而下,團團將葉昊一人圍在中間。

“小子,在這打人,估計是你這輩子做過(guò)最蠢的事?!?/p>

“胖子,惹到我,你也很蠢哦?!?/p>

“媽的,還敢罵我蠢!”

陳峰在龍騰也算是二把手,那個(gè)不是看他臉色行事,已經(jīng)好久沒(méi)人膽敢跟他這么說(shuō)話(huà)了。

“胖子,你是龍騰的經(jīng)理?”

“怎么,現在想求饒了?”

“唉,本想以普通人的身份跟你相處,可換來(lái)的卻是疏遠,不裝了,我是龍騰老板我攤牌啦,而你被開(kāi)除了?!?/p>

“哈哈哈哈……笑話(huà)?!?/p>

葉昊此話(huà)一出,把大伙都給逗樂(lè )了,龍騰酒樓背靠帝都的大家族,老板怎么會(huì )是個(gè)上門(mén)女婿,更何況陳胖子這經(jīng)理都干數十年了,這把交椅就跟粘在屁股上似得,誰(shuí)能扳得倒。

“很好笑嘛?”

“確實(shí)好笑……唐總,您怎么來(lái)了?!?/p>

陳峰聞聲心頭一喜,笑嘻嘻的腆著(zhù)張老臉,龍騰一把手來(lái)了,葉昊這小子剛剛還裝逼,就等著(zhù)被打臉吧!

一道靚麗的身影,從門(mén)外款款走來(lái)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聚焦在那道身影身上,遲遲不肯移動(dòng)目光。

唐雪凝,龍騰酒樓總經(jīng)理,手段極其強硬,龍騰在云海市聲名顯赫,都歸功于她一人。

“陳峰,此刻起你不再是龍騰經(jīng)理?!?/p>

“額,唐總,我為龍騰鞍前馬后十幾年,沒(méi)有功勞也有苦勞……”

“蠢貨,得罪不該得罪的人,保安將他帶走,其余人都散了?!?/p>

唐雪凝并沒(méi)有過(guò)多廢話(huà),直接當著(zhù)大伙的面卸了陳峰的職權。

此刻最懵逼的當屬周公子了,平白無(wú)故的挨了頓揍,正準備看葉昊怎么被弄殘,誰(shuí)知舅舅竟被卸了權。

“陳經(jīng)理職權不低啊,縱然開(kāi)除也沒(méi)有這么干脆吧!”

“十幾年老人,咋說(shuō)開(kāi)就開(kāi)了?!?/p>

“沒(méi)聽(tīng)唐總說(shuō)嘛,他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?!?/p>

“誰(shuí)呀,他就得罪了那窩囊廢,該不會(huì )是葉昊……”

“怎么可能是他!”

大伙議論紛紛,覺(jué)得這事兒蹊蹺,但又找不到合理的解釋。

正當眾人議論時(shí),唐雪凝徑直走到葉昊面前,輕柔開(kāi)口道:“老板,我是龍騰總經(jīng)理,以后也是你的私人助理,你對剛才的處理結果可還滿(mǎn)意?”

“嗯,相當滿(mǎn)意?!比~昊雙手抱在胸前,慢悠悠的說(shuō)道。

葉昊的身份,著(zhù)實(shí)讓眾人感到意外,龍騰的老板?女神唐雪凝成了他的私人助理?這小子是走了啥狗屎運。

之前人人都嘲諷葉昊窩囊,現在人人都想成為葉昊,不僅有蘇雨倩那樣的清純美人當老婆,還有唐雪凝這樣的性感女神當貼身助理。

葉昊春風(fēng)得意,就有人要情場(chǎng)失意了。

周駿雙手擋著(zhù)老臉,滿(mǎn)眼怨毒的盯著(zhù)葉昊,今天躥這場(chǎng)局,原本想抱得美人歸,順便羞辱一番葉昊,警告他別想癩蛤蟆吃天鵝肉。

但事實(shí)卻恰好相反,他不僅被人修理了,還顏面盡失。

“葉昊,山不轉水轉,咱們走著(zhù)瞧?!?/p>

周駿撂下句狠話(huà),就要轉身離開(kāi),待在這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絲毫優(yōu)勢,只會(huì )徒增羞辱。

“我讓你走了么?”

“殺人不過(guò)頭點(diǎn)地,葉昊,做人留一線(xiàn),日后好見(jiàn)面?!敝茯E捂著(zhù)臉,有些畏懼的盯著(zhù)葉昊,這小子在他眼中就是個(gè)瘋子。

“周駿,周家是吧,三日后滾出云海市,否則休怪我不客氣?!?/p>

葉昊離開(kāi)云海市六年,周駿這孫子可沒(méi)少欺負雨倩,甚至通過(guò)商業(yè)手段逼迫雨倩就范,今日他葉昊既然風(fēng)云回歸,便會(huì )讓這些人付出沉重的代價(jià)。

“呵,葉昊,你也不怕風(fēng)大閃了舌頭,從今日起周家會(huì )全面打壓蘇氏集團,看誰(shuí)先滾出云海市?!?/p>

周駿也不甘示弱,再次甩了句狠話(huà),就匆匆想要逃離龍騰酒樓,這里已經(jīng)不是他的主場(chǎng)。

龍騰酒樓外,迎賓紅毯上。

“嘿,這人長(cháng)得真丑哦,臉腫的跟豬頭似得!”

“臭丫頭,說(shuō)誰(shuí)丑呢!”

“誰(shuí)丑誰(shuí)知道?!?/p>

周駿心里原本就窩著(zhù)火,剛出門(mén)碰到個(gè)五六歲的小姑娘,特么還指著(zhù)他喊丑,咱斗不過(guò)葉昊,還能被個(gè)小丫頭片子欺負了不成。

“臭丫頭,我撕爛你的嘴?!?/p>

“哎呀,丑八怪要欺負小孩啦!”

果果喊叫了一聲,身體故意向周駿靠去。

周駿看準機會(huì ),雙手去抓果果,眼瞅著(zhù)就要捏住她的小胳膊,卻忽然感覺(jué)腳底一輕,整個(gè)人都栽倒在地,腦袋更是磕著(zhù)臺階上,鮮血直流。

“這么大人也不嫌害臊,連我這么可愛(ài)的小姑娘都欺負,你爹是怎么教你的哦!”

“丑八怪趕緊滾,以后見(jiàn)著(zhù)你一次,打你一次?!?/p>

果果叼著(zhù)棒棒糖,雙手叉腰,一副姑奶奶很不好惹的模樣。

周駿迷迷糊糊的從地上爬起來(lái),隨手抹掉額頭的鮮血,恍恍惚惚的從側面跑路,順手攔了輛出租,倉惶逃離。

果果踩著(zhù)紅毯進(jìn)了龍騰酒樓。

“哎呦,老爸,我總算找到你了?!?/p>

“怎么了果果?”

“你姥姥她……額,我姥姥昏迷了,好像是中毒了,你快回去瞅瞅吧!”

“中毒……”

按“鍵盤(pán)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(pán)右鍵→”進(jìn)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(dòng)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