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
作者:水的龍翔   |  字數:3049  |  更新時(shí)間:2018-08-16 13:44:43  |  分類(lèi):

歷史小說(shuō)

唐一明抹了一下臉,抬起一只手便要去打慕容靈秀,但是看到她避都不避,加上右臉頰上的五指手印,他突然萌發(fā)出了一絲憐香惜玉的感覺(jué),便放下了手,搖了搖頭,朝前走去。

部隊開(kāi)拔,重傷士兵、老人、孩子全部坐在了糧車(chē)上,其他百姓則兩人共同騎著(zhù)一匹馬,組成了一個(gè)龐大的馬隊。

唐一明這一次沒(méi)有和慕容靈秀同乘一匹馬,而是把她放在了她那匹火風(fēng)的背上,讓火風(fēng)馱著(zhù)她,他自己則騎在了另外一匹馬上,繩子還始終拽在了自己手里。

彎彎曲曲的道路上,一直通向高唐,一路上沒(méi)有遇到什么危險的事情,也沒(méi)有遇到什么人。

黃大和幾十個(gè)士兵便等在了高唐縣的大道上。他們按照唐一明的吩咐,一路上仔細搜查每一處地方,還真遇到了不少強盜。強盜們其實(shí)也都是一些民眾,他們沒(méi)有吃的,只好落草為寇。黃大沿途一共遇到了三伙強盜,都被他帶著(zhù)這幾十個(gè)身經(jīng)百戰的乞活軍士兵給擊敗了。強盜們或被殺死,或逃跑了,或干脆投降了過(guò)來(lái)。

黃大的身后站著(zhù)一百多人,那些人都是魁梧的大漢,是他剛剛收編過(guò)來(lái)的強盜。

唐一明采用了戶(hù)籍編制的方法,讓每一個(gè)士兵負責十戶(hù)或者二十戶(hù)百姓,一路上也相安無(wú)事。

兩撥人一經(jīng)相遇,黃大給唐一明說(shuō)了一些情況,唐一明便同意了這些強盜加入他們,但是必須要聽(tīng)從他的吩咐,不能再行搶劫亂殺的事情。而且,從這伙強盜的口中,還得知,那被殺的人就是清河太守,也總算給慘死在清河太守手下的百姓報了仇了。

高唐縣城里是一片狼藉,百姓都早已經(jīng)走完了,縣城也只是一座空城了,他們得知燕軍從北方襲來(lái),都紛紛向南去了,準備渡過(guò)黃河,到南方投靠東晉。高唐縣城的周?chē)鷽](méi)有一個(gè)人,田地荒蕪,人煙荒涼。唐一明命令所有的人暫時(shí)入城,休息一天,等第二天再走,一面派胡燕和幾個(gè)士兵到周?chē)蛱较?,一面好心地安撫民眾?/p>

此時(shí),對于唐一明來(lái)說(shuō),他可以稍微地喘口氣了,自己手里有著(zhù)大燕國的郡主,也不怕有燕軍追來(lái)。而且,他正愁燕軍不追來(lái)呢,一旦燕軍追來(lái)了,他便可以用慕容靈秀要挾燕軍,拿出金銀財寶、戰馬糧食等來(lái)做交換,這是他一開(kāi)始便打算好的。

慕容靈秀一路上都被唐一明用繩子給綁著(zhù)雙手,繩子的一頭還拽在了唐一明的手里,她想逃都沒(méi)有辦法逃。不過(guò),一路上她可沒(méi)有給過(guò)唐一明一個(gè)好臉色看,因為他打了她一巴掌,那是她第一次挨打。她的心里早已經(jīng)恨透了這個(gè)黑漢子,把他給罵了不知道多少遍了。

唐一明也沒(méi)有理會(huì )慕容靈秀,該怎么吩咐手下,就怎么吩咐,也沒(méi)有一點(diǎn)顧慮,也不會(huì )避諱她。

入夜后,百姓和士兵們都再次喝了一些稀粥,糧食也再次減少。糧食的不斷減少,一直是唐一明最為擔心的,也是最為關(guān)注的事情。

偌大的縣城里就剩下了這近一萬(wàn)的人,他們分散在縣城的各個(gè)角落里,睡在了百姓的民房里,總算暫時(shí)可以美美地睡上一覺(jué)了??h城的城門(mén)緊閉,城樓上黃大、黃二、劉三等人還在帶著(zhù)士兵巡邏著(zhù),他們負責保衛安全。

唐一明和慕容靈秀住在了縣令的府邸里,一間大大的房屋,床上還有逃跑時(shí)來(lái)不及帶走的被褥,黃大發(fā)現了這間房間,便專(zhuān)門(mén)騰出來(lái)給唐一明住。

昏暗的燈光下,慕容靈秀坐在床邊,雙手被繩子綁著(zhù),繩子的另外一頭被坐在桌子邊的唐一明拉著(zhù)。唐一明坐在那里一言不發(fā),眉頭也緊緊地皺著(zhù),想著(zhù)一些事情。

“都這么久了,燕軍的追兵怎么還沒(méi)有追來(lái)?難道他們就不關(guān)心這個(gè)郡主嗎?”唐一明心里如是地想到。

燭火在桌子上擺放著(zhù),驅散了房間里大部分的黑暗。

昏暗的燈光下,慕容靈秀更顯得嬌媚。她靜靜地坐在床邊,盯著(zhù)伏在桌子上發(fā)呆的唐一明,她還是第一次這么看一個(gè)男人,她的心中對唐一明充滿(mǎn)了好奇。

慕容靈秀知道,唐一明和其他人不一樣,他眼神中沒(méi)有其他人那么憎恨鮮卑人,比其他人都要顯得有風(fēng)度一些。但是,讓她琢磨不透的是,他現在到底在想什么,看到他臉上的憂(yōu)郁之色,她突然覺(jué)得自己也陷入了哀愁之中。她第一次見(jiàn)到眼前的這個(gè)男人的時(shí)候,就被他眉宇間透露出來(lái)的那種氣息所震懾。

夜,寂靜的夜。

燭火還在散發(fā)著(zhù)它的光亮,那火焰時(shí)而變大,時(shí)而變小,將唐一明臉上的輪廓十分清晰地展現了出來(lái)。

黝黑的皮膚,消瘦的臉龐,緊皺的眉頭上顯現出幾許哀愁。

唐一明的雙眼直勾勾地盯著(zhù)那燭火的火焰,一眨也不眨的,那一刻,仿佛整個(gè)世界都靜止在了他的眼中。

“哎!”

慕容靈秀突然輕輕地嘆了一口氣,她故意嘆了這一口氣,想引起唐一明的注意,因為她害怕這種寂靜,死一般的寂靜。寂靜的夜瞬間被她的嘆息聲打破,但是唐一明卻沒(méi)有反應,雙眼仍舊一眨不眨地盯著(zhù)那團火焰。

“外面那么黑,是不是沒(méi)有月亮???”

慕容靈秀輕輕地說(shuō)了這句話(huà),眼睛卻盯著(zhù)伏在桌子上的唐一明,見(jiàn)他沒(méi)有一點(diǎn)反應。

她有點(diǎn)怒了,連續的兩次出聲,換來(lái)的只有無(wú)聲的沉默。

她心里那種郡主脾氣瞬間便涌了上來(lái)。

她一下子從床邊站了起來(lái),舉起被繩子綁著(zhù)的雙手,伸出了兩根手指頭,指著(zhù)伏在桌子上一動(dòng)不動(dòng)的唐一明,大聲地喊道:“喂!唐一明!你是聾了還是啞巴了?本郡主問(wèn)你話(huà)呢,你為什么不回答?”

唐一明這一次動(dòng)了,扭動(dòng)了一下頭,斜眼看了看站在床邊的慕容靈秀,淡淡地答道:“我為什么要回答?”

慕容靈秀臉上動(dòng)怒了,雙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,沖著(zhù)唐一明便走了過(guò)去,掄起拳頭便要打唐一明,卻被唐一明伸出一只手緊緊地握住了他的雙手,怎么也掙脫不開(kāi)。

“你……你快放開(kāi)我!”慕容靈秀沖唐一明大聲喊道。

唐一明站起了身子,嘿嘿笑了兩聲,說(shuō)道:“郡主,你無(wú)緣無(wú)故地打我,還讓我放開(kāi)你?你說(shuō)天底下有這樣傻的人嗎?”

“你想怎么樣?”慕容靈秀眼睛狠狠地瞪著(zhù)唐一明,恨恨地說(shuō)道。

唐一明的目光在慕容靈秀的身上看了一遍,從上到下的打量了一番,然后又將頭湊到了她的身旁,深吸了一口氣,作出了一種異樣的表情:“嗯,好香啊,郡主是金枝玉葉,果然跟一般的民女不一樣,就連身上出的汗都是香的。如今天色已晚,你我又共處一室,孤男寡女的,難免會(huì )發(fā)生點(diǎn)什么事情??ぶ?,只要你今晚好好的聽(tīng)話(huà),我保證會(huì )把你伺候的服服帖帖的?!?/p>

慕容靈秀一聽(tīng)這話(huà),認為唐一明露出了狐貍尾巴,是在垂涎她的美色,便急忙大叫道:“你別亂來(lái)啊,本姑娘可是堂堂的大燕郡主,你要是敢動(dòng)本姑娘一根毫毛,我……我五哥肯定要扒了你的皮?!?/p>

唐一明嘿嘿笑道:“郡主,我暫且不管你五哥是誰(shuí),就算他現在知道了又能怎么樣?難道他能現在飛到我身邊不成嗎?你不就是個(gè)郡主嗎?我為什么不敢動(dòng)你一根毫毛?你看著(zhù),我不僅要動(dòng)你一根,我還要動(dòng)你全身。哈哈哈!”

慕容靈秀聽(tīng)到唐一明的奸笑,心里十分的不好受,手上被唐一明牢牢地抓住,根本掙脫不開(kāi)。她想起了自己還有腿,便抬起一腳踢向了唐一明。

唐一明也早有防備,一下子閃到了一邊,然后從腰中拔出了匕首,在慕容靈秀的面前晃了晃,說(shuō)道:“郡主,你這些對我都沒(méi)有用。你今天就從了我吧,我不會(huì )虧待你的,再怎么說(shuō),你也是個(gè)郡主不是?”

“唐一明!你要是敢亂來(lái),我就死在你面前!我就算做鬼也不放過(guò)你!”慕容靈秀恨的咬牙切齒的說(shuō)道。

唐一明呵呵地笑了笑,他這樣做,就是故意想調戲一下慕容靈秀的,也是故意想打壓一下她那種囂張的氣焰。他一臉的邪笑,緩緩地說(shuō)道:“想做鬼?還沒(méi)有那么容易。在古代,你的年紀也差不多到了改出嫁的年齡了。今夜正好是個(gè)良辰,過(guò)了十個(gè)八個(gè)月的,說(shuō)不定還能給我生出個(gè)大胖小子呢。哈哈,我這人只是一直沒(méi)有老婆,今天剛好遇到了你,咱們也算有緣,你就給我當老婆吧。哈哈,哈哈哈!”

慕容靈秀聽(tīng)到唐一明的這番話(huà),大聲罵道:“無(wú)恥!你不得好死,我就算死,也不會(huì )讓你得逞的?!?/p>

慕容靈秀說(shuō)完這話(huà),看見(jiàn)了唐一明手中的匕首,便一頭撞了過(guò)去。

唐一明急忙閃開(kāi)了身體,將手中的匕首給插在了腰里,手中也緊緊地握著(zhù)她的雙手,大聲叫道:“夠了!我不和你鬧了,只要你肯聽(tīng)我的話(huà),乖乖地待在房間里,我是不會(huì )把你怎么樣的?!?/p>

按“鍵盤(pán)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(pán)右鍵→”進(jìn)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(dòng)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