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
作者:水的龍翔   |  字數:3055  |  更新時(shí)間:2018-08-16 13:44:43  |  分類(lèi):

歷史小說(shuō)

慕容靈秀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然后松開(kāi)了自己捂住的臉,大聲地說(shuō)道:“你們都給我聽(tīng)著(zhù),趕快丟下身上所有的武器,留下所有的馬匹,快速跑到那座獨木橋去?!?/p>

那個(gè)騎兵的都尉生怕慕容靈秀會(huì )出現什么閃失,見(jiàn)唐一明的臉上露出了幾許猙獰之色,他急忙下令全軍士兵丟下了身上所有的武器,然后留下所有的馬匹,和另外兩個(gè)都尉帶著(zhù)所有的燕軍士兵跑了河對岸。

唐一明見(jiàn)那些燕兵很是聽(tīng)話(huà),便嘿嘿地笑了兩聲,然后對身后的士兵說(shuō)道:“黃大,去弄條繩子來(lái)!”

“你要干什么?要繩子做什么?”慕容靈秀聽(tīng)到“繩子”十分緊張地問(wèn)道。

唐一明笑呵呵地道:“對不住了郡主,要委屈你一下了,先跟著(zhù)我們走一遭,到了安全的地方,我自然會(huì )放了你?!?/p>

慕容靈秀道:“你現在不安全嗎?他們都沒(méi)有馬匹了,追不上你們了,還不快把我給放了!”

黃大不知道從哪里弄來(lái)了一條麻繩,交給了唐一明,唐一明用那條麻繩將慕容靈秀的雙手給綁住了。

“郡主,你說(shuō)的安全可不算,必須是我覺(jué)得夠安全了,才能放了你。所以,就暫時(shí)委屈你一下了。不過(guò),你放心,我一定會(huì )放了你的,我一向說(shuō)話(huà)算話(huà)的?!碧埔幻髯叩搅四饺蒽`秀的面前,將她的雙手牢牢地給綁住了。

慕容靈秀白了唐一明一眼,恨恨地說(shuō)道:“漢人就是狡猾,卑鄙,無(wú)恥!”

唐一明淡淡地笑了笑,沒(méi)有再理會(huì )慕容靈秀,一邊拉著(zhù)那條綁著(zhù)她的繩索,一邊沖黃大他們喊道:“你們都快點(diǎn)將地上的兵器撿起來(lái),然后將所有的馬匹全部牽走,這次咱們可真是收獲不小??!”

黃大、黃二、胡燕等領(lǐng)著(zhù)所有的士兵將地上的兵器全部撿起,用繩子捆在了一起,然后放在了馬背上。之后,唐一明又命令他們將死去的兄弟給埋了,然后便牽著(zhù)所有的馬匹,帶著(zhù)那些兵器順著(zhù)去高唐的路走了。

唐一明為了防止慕容靈秀逃跑,便和她共騎一匹馬,讓慕容靈秀坐在了自己的前面,然后雙手繞過(guò)她的身體拽著(zhù)馬韁。慕容靈秀雖然十分的不情愿,卻也是沒(méi)有辦法的事情,誰(shuí)讓她是唐一明的俘虜呢?

唐一明和所有的人剛走沒(méi)有多久,那條窄小的道路便變得寬闊起來(lái),他們才得意一路狂奔。唐一明臉上洋溢起了一團笑容,他的前面還騎著(zhù)一個(gè)女人,他基本是屬于抱著(zhù)她的,只有這樣,他才能夠控制馬匹的韁繩。同時(shí),唐一明也總是能夠從慕容靈秀的身上聞到那種醉人的香氣。

酷熱的天氣,騎馬雖然不累,卻也抵擋不住那燥熱的天氣。

唐一明可以清楚地看見(jiàn),在慕容靈秀的脖子上,她的汗水開(kāi)始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地朝外滲,而且整個(gè)背部也已經(jīng)被汗濕了。唐一明嘴角上露出了一絲笑容。

大路上奔跑的馬匹中,突然從后面閃過(guò)了一團鮮艷的紅,那匹火紅的駿馬居然追趕了上來(lái)。

那匹火紅的駿馬快速地追趕上了唐一明,并且保持著(zhù)和唐一明平行的前進(jìn),那一只馬眼里透露出了幾許關(guān)懷。

“火風(fēng)!你怎么來(lái)了,不是讓你去找我五哥嗎?”慕容靈秀一看到那匹火紅的駿馬,便緊張起來(lái),大聲沖那匹駿馬叫了起來(lái)。

唐一明扭過(guò)頭,看了一眼那匹駿馬,全身通紅,沒(méi)有一根雜毛,身體也十分的彪悍,與他第一次在廉臺那里見(jiàn)到的冉閔所騎的駿馬差不多,都是上等的好馬。

那叫火風(fēng)的馬匹,發(fā)出了一聲長(cháng)嘶,便一直跟在了唐一明的身后,再也沒(méi)有離開(kāi)過(guò)。唐一明見(jiàn)了也很是羨慕,這么通人性的馬匹,果然是一匹寶馬。

連續奔跑了近半個(gè)小時(shí),他們的面前便可以依稀地看到了那條行走緩慢的隊伍。

“大黃!”

良久的不說(shuō)話(huà),唐一明突然的一聲大叫,竟然把慕容靈秀給嚇了一跳。

慕容靈秀急忙叫道:“麻煩你以后說(shuō)話(huà)的時(shí)候先吱一聲,好不好?要不然,這么突然的喊叫聲,會(huì )把人給嚇死的?!?/p>

唐一明呵呵笑了笑,沒(méi)有理會(huì ),此時(shí)見(jiàn)在前面騎著(zhù)馬快速奔跑的黃大慢慢地慢了下來(lái),總后和唐一明并排前行。

黃大一扭臉便看到了唐一明,急忙問(wèn)道:“將軍,你叫我什么事情?”

唐一明道:“前面就是咱們的部隊了,現在燕兵一時(shí)半會(huì )也追不上來(lái),你趕緊到隊伍的最前面,吩咐劉三,讓他命令部隊停下,歇歇腳,吃點(diǎn)東西。咱們又帶回了這么多馬匹,也夠分給百姓的了,等馬匹分配完了,咱們再趕路,這樣一來(lái),可以省去許多麻煩?!?/p>

黃大聽(tīng)完,便大喝一聲,驅馬快速向前奔跑。

唐一明和慕容靈秀共騎一匹馬,戰馬承受著(zhù)兩個(gè)人的重量,是不會(huì )跑的太快的,所以,唐一明和慕容靈秀一直奔跑在隊伍的最后面。

過(guò)了一會(huì )兒,唐一明和慕容靈秀來(lái)到了大部隊的尾部,那些百姓都已經(jīng)停了下來(lái),坐在路邊休息。

唐一明也勒住了韁繩,然后跳下了馬匹,伸手要將慕容靈秀給抱下來(lái)。

“你干什么?”慕容靈秀見(jiàn)唐一明站在地上伸開(kāi)雙臂,便奇怪地問(wèn)道。

唐一明呵呵笑道:“郡主,我抱你下馬!”

“趕快拿開(kāi)你的臟手,我不用你抱!”慕容靈秀說(shuō)完這句話(huà),便抬起一條腿,然后跳下了馬背。

不過(guò),慕容靈秀還是被繩子綁著(zhù),火風(fēng)也一路跟隨了過(guò)來(lái),停在了路邊。

慕容靈秀急忙走到了火風(fēng)身邊,抬起被綁著(zhù)的雙手,輕輕地在火風(fēng)的背上撫摸了兩下,眼睛里更是多出了幾許哀傷。

“鮮紅如火,奔跑如風(fēng)?;痫L(fēng)這名字你起的不錯??!”唐一明一手拽著(zhù)綁著(zhù)慕容靈秀雙手的繩子,一邊緩緩地說(shuō)道。

慕容靈秀聽(tīng)到這句話(huà),便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唐一明,無(wú)論怎么看他,都無(wú)法和那些舞文弄墨的才俊聯(lián)想起來(lái)。

“你怎么知道這名字的來(lái)歷?”慕容靈秀淡淡地問(wèn)道。

唐一明呵呵笑道:“我?我可是個(gè)高材生,這樣簡(jiǎn)單的名字,我要是還想不出它的來(lái)意,那我讀了那么多年的書(shū)都是白念了嗎?”

慕容靈秀伸出了雙手,在馬背上輕輕地撫摸著(zhù),然后淡淡地道:“這名字是我四哥取的,這匹馬,也是我四哥前兩天送給我的。四哥當時(shí)就是這樣說(shuō)的,鮮紅如火,奔跑如風(fēng)?!?/p>

“你四哥?”唐一明問(wèn)道,“是誰(shuí)?”

慕容靈秀突然轉過(guò)了臉,望著(zhù)唐一明,眼中流露出了十分欽佩的表情,緩緩地說(shuō)道:“我四哥慕容恪,是我們燕國的大將軍,文武雙全,才貌并肩,一直都是我十分欽佩的人物?!?/p>

“慕容???你四哥是慕容???”唐一明聽(tīng)到這個(gè)名字略微顯得驚奇,便急忙問(wèn)道。

慕容靈秀突然一臉興奮,她在想,如果唐一明認識她四哥,說(shuō)不定還能把她給放了。于是,她便反問(wèn)道:“怎么?你認識我四哥?”

唐一明呵呵地笑了笑,搖了搖頭,說(shuō)道:“我怎么會(huì )認識他呢?相差好多年呢。不過(guò),我知道他,他可是十六國第一名將??!打敗……”

唐一明的話(huà)說(shuō)到一半,便急忙止住了,他想說(shuō)打敗冉閔的就是慕容恪,可是一想起自己現在所統領(lǐng)的人都是冉閔這邊的,他便不再說(shuō)了。

慕容靈秀聽(tīng)的一知半解,便問(wèn)道:“打敗什么?”

唐一明搖了搖頭,說(shuō)道:“沒(méi)有什么。慕容恪是燕國的大將軍,又是燕王的弟弟,那你就是燕王的妹妹了?”

慕容靈秀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她看到唐一明的眼中閃過(guò)一絲光芒,便急忙說(shuō)道:“你不要打什么壞念頭,我二哥雖然是燕王,你又抓了過(guò),但是你別指望用我來(lái)要挾我二哥。我告訴你,咱們兩個(gè)商量好的事情,你不能反悔。如果反悔了,你就是烏龜大王八!”

唐一明臉上一怔,他本來(lái)想拿慕容靈秀來(lái)要挾一下燕國,不換一些金銀財寶也要換一些糧食馬匹吧,可是這個(gè)念頭,居然被慕容靈秀給看穿了。但是,唐一明畢竟是聰明人,他既然知道了慕容靈秀的真實(shí)身份,他便不會(huì )輕易放她走。雖然答應了慕容靈秀,一到安全的地方就可以放了她,可是這天下都是兵荒馬亂的,哪里還有安全的地方?再說(shuō),只要把慕容靈秀帶在身邊,遇到什么燕國的追兵,也不用害怕了。

唐一明嘿嘿地笑了兩聲,然后說(shuō)道:“郡主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慕容靈秀聽(tīng)到唐一明問(wèn)她的名字,她腦海里轉了一個(gè)圈,反問(wèn)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唐一明!大唐的唐,一二三四的一,明朝的明!”唐一明毫不猶豫地答道。

慕容靈秀眨巴眨巴眼睛,問(wèn)道:“大唐的唐是哪個(gè)唐?明朝的明又是哪個(gè)明?”

唐一明恍然大悟,大唐和明朝在這個(gè)時(shí)候還沒(méi)有呢,他說(shuō)了她也不懂,于是便道:“管他的哪個(gè)字,你就叫我唐一明就可以了?!?/p>

慕容靈秀“哦”了一聲,看了看四周,便小聲說(shuō)道:“我叫慕容靈秀!”

按“鍵盤(pán)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(pán)右鍵→”進(jìn)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(dòng)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