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
作者:水的龍翔   |  字數:3132  |  更新時(shí)間:2018-08-16 13:44:43  |  分類(lèi):

歷史小說(shuō)

唐一明追趕上了劉三,將大部分馬匹分給了百姓騎,行軍的速度也逐漸快了。

到了中午的時(shí)候,一行人便到了清河。

唐一明這次走在了隊伍的最前面,當他騎馬看到了清河城的時(shí)候,眼前的一切讓他驚呆了。

清河城里冒著(zhù)滾滾的黑煙,城外的地上散落著(zhù)到處可見(jiàn)的尸體,那些尸體都穿著(zhù)尋常百姓的衣服。尸體的旁邊,還有幾個(gè)孩子,正在搖晃著(zhù)地上的尸身,不停地哭喊著(zhù)。

“這……這里發(fā)生什么事情了?”唐一明看到這種慘狀以后,立即跳下了馬,自言自語(yǔ)地說(shuō)道。

黃大站在唐一明的身邊,聽(tīng)到他的話(huà)后,便對他說(shuō)道:“將軍,我去看看!”

唐一明搶先一步走了出去,大步流星地朝城墻邊走了過(guò)去,并且說(shuō)道:“你在這里守著(zhù)部隊,我去看看發(fā)生了什么事情?!?/p>

城墻邊有著(zhù)一具尸體,尸體的邊上跪著(zhù)一個(gè)小男孩,小男孩的臉上都是塵土,似乎是摔倒在了地上沾了一臉的泥土。小男孩出著(zhù)破破爛爛的衣服,雙手不停地推著(zhù)那具尸體,一邊哭著(zhù),一邊喊著(zhù):“爹爹,你醒醒啊,你快醒醒??!嗚嗚嗚!”

唐一明蹲了下來(lái),看著(zhù)那具尸體死的慘狀,又看了看那個(gè)小男孩,他的心里像是被刀割過(guò)一樣,十分難過(guò)。

那個(gè)小男孩大概有五六歲的年齡,一看到穿著(zhù)戰甲的唐一明蹲了下來(lái),臉上便出現了十分驚恐的表情,身體不斷地向后退,嘴里還不斷地發(fā)喊:“你別過(guò)來(lái)……別過(guò)來(lái)?!?/p>

唐一明覺(jué)得很是奇怪,為什么這個(gè)小男孩一見(jiàn)到自己會(huì )如此的害怕?他現在穿著(zhù)魏國乞活軍的戰甲,按理說(shuō)不會(huì )讓人誤會(huì )是燕軍的士兵。唐一明站了起來(lái),他以為是自己臉上凝重的表情,便急忙笑了出來(lái),變現的十分和藹,朝前走了兩步,一把從地上將那個(gè)驚恐的男孩給抱了起來(lái)。

“別怕,叔叔不會(huì )傷害你的!”唐一明語(yǔ)氣和緩地說(shuō)道。

那個(gè)男孩扭動(dòng)著(zhù)自己的身子,試圖掙脫唐一明的臂彎,并且大喊大叫地道:“你快放我下來(lái),你這個(gè)壞蛋,壞蛋!”

唐一明臉上一怔,他在想,自己何時(shí)成為了壞蛋了。他還沒(méi)有反應過(guò)來(lái),一個(gè)硬物便從后面飛了過(guò)來(lái),直接砸在了他的后腦勺上。

唐一明覺(jué)得疼痛,便扭過(guò)了頭,見(jiàn)一個(gè)十一二歲的男孩從地上撿起了一個(gè)石子,向自己投擲了過(guò)來(lái)。唐一明本能地躲開(kāi)了,那個(gè)男孩見(jiàn)一擊未中,便又撿起了一個(gè),投了過(guò)去,大聲喊道:“你個(gè)壞蛋!快放開(kāi)我弟弟!”

唐一明閃開(kāi)那男孩的兩次攻擊,臉上十分的迷茫。雙手中抱著(zhù)的那個(gè)小男孩還在不停地掙扎,并且大聲罵道:“大壞蛋,快放我下來(lái),快放我下來(lái)!”

就在這時(shí),從清河城里涌出了一撥民眾,他們的手中都拿著(zhù)日常用的鍋碗瓢盆,一個(gè)四十多歲的跛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(lái),大聲叫道:“你們這些王八羔子,既然回來(lái)了,就別想再走了!鄉親們,跟他們拼了!”

唐一明一時(shí)糊涂,不知道發(fā)生了什么事情,為什么這些百姓會(huì )如此的怒氣沖沖,似乎正是針對他這樣穿著(zhù)戰甲的士兵。就在這一瞬間,數十個(gè)男女老少便將手中的拿著(zhù)的東西全部扔了過(guò)來(lái),唐一明抱著(zhù)那個(gè)孩子,急忙跑到了一邊。

黃大看見(jiàn)這一幕急忙招呼了幾十個(gè)士兵,大聲叫道:“保護將軍!”

此時(shí),唐一明一行人,都停在了路邊,二十幾個(gè)士兵立刻便從道路的兩邊涌了出來(lái),持著(zhù)盾牌將大道堵住。當唐一明順利跑回來(lái)以后,那些士兵便放開(kāi)了一個(gè)口子,讓唐一明進(jìn)了保護圈。

“將軍,這是怎么回事?那些百姓會(huì )什么會(huì )攻擊你?”黃大一臉狐疑地問(wèn)道。

唐一明手中的孩子見(jiàn)到周?chē)际呛吞埔幻髂菢拥氖勘?,一下子便嚇哭了,哇哇亂叫的。唐一明無(wú)奈,只能將自己手中的孩子放了下來(lái),那孩子一經(jīng)落地,便朝清河那邊跑了過(guò)去??墒堑缆穮s被堵住了,他沒(méi)有跑掉,一下子坐在了地上。

“小孩兒,你沒(méi)有事情吧?”黃二的那一只獨眼閃閃發(fā)光,看那個(gè)男孩就坐在自己腿邊,便低頭問(wèn)道。

誰(shuí)知,那個(gè)男孩一見(jiàn)到黃二一臉猙獰的模樣,又哭的更大聲了。

唐一明望見(jiàn)那個(gè)哇哇痛苦的男孩,也十分的不忍,猜測道:“莫非是因為我抱了這個(gè)孩子?”

“小黃,打開(kāi)缺口,讓那個(gè)男孩兒回去!”唐一明急忙對黃二說(shuō)道。

黃二“哦”了一聲,提起了手中的盾牌,對那個(gè)男孩說(shuō)道:“小孩兒,快過(guò)去吧!”

那個(gè)男孩正在哭著(zhù)呢,一看到有路可以回去了,急忙從地上爬了起來(lái),順著(zhù)那個(gè)盾牌打開(kāi)的缺口便跑了回去。那個(gè)男孩剛跑了出去,便扭過(guò)頭,用十分蔑視的眼神看著(zhù)唐一明,大聲罵道:“大壞蛋!大壞蛋!”

唐一明臉上一怔,他第一次聽(tīng)到有人在古代這樣罵他。他思來(lái)想去,也搞不明白,自己是不是真的得罪這些民眾了,為什么那些百姓對他的敵意那么大。他看到那個(gè)男孩安全地回到了他哥哥的懷抱中,自己也松了一口氣??墒?,那些民眾卻沒(méi)有絲毫退卻,又從地上撿起了他們原來(lái)手中拿著(zhù)的工具,守在城門(mén)邊,和唐一明這邊的人對立而站。

“你看看這里,這里到底發(fā)生什么事情了,而且那些百姓對我們這些當兵的似乎恨透了。難道是燕狗提前來(lái)到這里了?”唐一明一臉的狐疑,對身邊的黃大說(shuō)道。

黃大朝城門(mén)邊看了看,死的確實(shí)都是百姓,而且都是背著(zhù)包袱的百姓,男男女女都有,尸體也雜七雜八地亂成一片。黃大久經(jīng)戰陣,什么樣的死狀他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,看到這些尸體的死狀,便立刻作出了定論,對唐一明說(shuō)道:“將軍,從巨鹿到清河,這是唯一的一條大道,咱們后面的追兵你已經(jīng)解決了,又怎么可能會(huì )有燕狗來(lái)這里呢?你看這些死去的百姓,都背著(zhù)包袱,可包袱都凌亂地灑在了地上,似乎被人搜索過(guò)一遍。難不成,是遇到強盜了?”

唐一明眉頭緊皺,他的心里也是充滿(mǎn)了疑惑,便道:“這些百姓對我們這些穿軍裝的人特別反感,我也想知道這是為什么?!?/p>

黃大拱手道:“將軍,請讓我去問(wèn)個(gè)究竟!”

“不行!這些民眾都在火頭上,你這樣去,只怕會(huì )被他們打傷?!碧埔幻饕话牙×它S大的手,阻止住了想要行動(dòng)的黃大。

唐一明松開(kāi)了黃大,自己走出了保護圈,站在了那些百姓的射程以外,大聲地喊道:“鄉親們!這里到底發(fā)生什么事情了?”

“狗官!你們犯下的罪行還嫌不夠嗎?”城門(mén)前一個(gè)人大聲說(shuō)道。

唐一明聽(tīng)到這句話(huà),他的心中一震,便扭臉對黃大說(shuō)道:“看來(lái)這事情是我們這樣的士兵干的?!?/p>

“真他娘是個(gè)狗官,這些地方官,沒(méi)有一個(gè)好東西??隙ㄊ且驗榫蘼贡谎喙饭ハ铝?,太守害怕燕狗會(huì )攻打到這里,提前將軍隊帶走,走的時(shí)候還不忘記大肆搜刮一番?!秉S大大聲地罵道。

唐一明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說(shuō)道:“嗯,我也是這樣推理的,看來(lái)他們是誤會(huì )我們了?!?/p>

從隊伍的后面駛來(lái)了一匹快馬,那馬上的騎士就是胡燕,他這次已經(jīng)是第三次被唐一明派出去了。胡燕在隊伍的后面沒(méi)有看到唐一明這才驅馬到隊伍前面來(lái)的,一見(jiàn)到唐一明便翻身下馬,急忙說(shuō)道:“將軍!又……又來(lái)了三千燕狗的騎兵,正在快速前進(jìn),不一會(huì )兒就要到了!”

唐一明心中一驚,急忙問(wèn)道:“大概還有多遠?”

胡燕回答道:“最多不到二十里,將軍,快點(diǎn)走吧!”

唐一明一扭臉,望了望清河城里的那些百姓,大聲地說(shuō)道:“讓劉三護送軍隊和百姓繼續前行,去高唐。清河殘破,已經(jīng)不能再待了,現在追兵追得很急,必須迅速轉移。黃大,你去召集人,還按照上次我們的計策做,動(dòng)作一定要快,我們再來(lái)一次火燒燕狗!”

黃大得了命令,立即去召集人了,劉三繼續帶著(zhù)百姓和糧車(chē)向前行進(jìn),這一次因為有足夠的馬匹來(lái)馱著(zhù)走不動(dòng)的民眾,所以速度要相對快一點(diǎn)。

唐一明則向城門(mén)那邊走了過(guò)去,遠遠地向著(zhù)城門(mén)口幾十個(gè)百姓鞠躬,然后畢恭畢敬地說(shuō)道:“各位鄉親,對于你們的遭遇,我唐一明實(shí)在感到惋惜。但是,我們和那些狗官不一樣,我們是老百姓的軍隊,專(zhuān)門(mén)保護老百姓的?,F在燕狗的軍隊已經(jīng)來(lái)了,正在向這里開(kāi)拔,還請你們趕快離開(kāi)此地?!?/p>

清河城門(mén)邊的幾十個(gè)百姓聽(tīng)到唐一明的喊聲,都互相看了看,他們沒(méi)有一個(gè)人相信唐一明的話(huà)。清河城本來(lái)就是個(gè)窮地方,再加上這個(gè)兵荒馬亂的,能跑的都跑了,城里就剩下不到一百戶(hù)的百姓了。清河太守的一番洗劫,讓本來(lái)就不富裕的他們一貧如洗,就連糧食也都被搶光了,殺了將近一半的人。

唐一明見(jiàn)那些民眾沒(méi)有反應,臉上很是著(zhù)急,這幾十個(gè)人中多是半大的孩子,在那個(gè)四十歲左右的跛子的帶領(lǐng)下,活生生地站在城門(mén)口,舉著(zhù)手中的“武器”,眼睛瞪得賊大。

按“鍵盤(pán)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(pán)右鍵→”進(jìn)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(dòng)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