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
作者:水的龍翔   |  字數:3196  |  更新時(shí)間:2018-08-16 13:44:43  |  分類(lèi):

歷史小說(shuō)

劉三眼中浸滿(mǎn)了淚水,當即大聲喊道:“化悲痛為力量,替陛下報仇!”

“化悲痛為力量,替陛下報仇!”

數百名乞活軍的同聲發(fā)喊,聲音傳遍了整個(gè)隊伍,民眾、士兵。每一個(gè)乞活軍士兵的內心里,都充滿(mǎn)了憤恨,對鮮卑人的敵視,對世道的恨。

民眾和其他士兵聽(tīng)見(jiàn)了,都開(kāi)始向著(zhù)乞活軍這邊走了過(guò)來(lái),瞬間將道路圍了個(gè)水泄不通。

唐一明見(jiàn)到一下子圍過(guò)來(lái)了這么多人,而且所有人的心中都很傷感。

唐一明覺(jué)得機會(huì )來(lái)了,是時(shí)候點(diǎn)醒這些人了,他擠出了人群,站在了糧車(chē)上,環(huán)視一周后,便大聲喊道:“同志們!老鄉們!兄弟們!現在已經(jīng)到了非常時(shí)期!燕狗正在大舉進(jìn)攻我們的江山,陛下雖然駕崩了,但是只要有我們在,我們一定會(huì )替陛下報仇的!國破山河在!我們現在要做的,就是盡快遠離此地,遠離北方,渡過(guò)黃河,到達中原!然后找一片凈土,我們好好地生活下去,我相信,只要我們活著(zhù),總有一天,我們還會(huì )打回來(lái)的!燕狗殺了我們的皇帝,肯定不會(huì )有什么好結果,就算他們占領(lǐng)了我們的土地,也不會(huì )得到我們的心,我詛咒燕狗,詛咒他們的土地上遭受天災。陛下是絕對不會(huì )白白駕崩的,所以,我們要好好的活下去!讓我們永久地記住這一刻,永遠地緬懷我們的皇帝!”

李國柱騎在馬上,他看到了一種趨勢,一種心向。唐一明的豪言壯語(yǔ),讓他深深地震撼了,或許,現在漢人所需要的,就是像唐一明這樣的人,能夠頂起大梁的人。他不禁大聲地叫了出來(lái):“好!好一個(gè)國破山河在!請大家記住這一刻,我們一定會(huì )打回來(lái)的,到那時(shí)一定要打到燕狗的國都去,殺了他們的大王,替陛下報仇!”

周?chē)氖勘兔癖娛艿搅藰O大的鼓舞,同聲高呼道:“好好的活著(zhù),替陛下報仇!”

等到十數聲喊聲過(guò)后,李國柱高聲叫道:“跟隨唐都尉,渡過(guò)黃河!”

“跟隨唐都尉,渡過(guò)黃河!”

等到聲音落下,王凱乘機站在了另外一輛糧車(chē)上。他從第一眼見(jiàn)到唐一明時(shí),就一直在暗中觀(guān)察,在大勢所趨之下,他看到了一種希望,一種在唐一明身上冉冉升起的希望。

王凱雖然是文人,卻也懂得亂世出英雄,他借助這個(gè)情景,當即大聲說(shuō)道:“俗話(huà)說(shuō),蛇無(wú)頭不走!如今正是我們需要一個(gè)領(lǐng)頭的人的時(shí)候,我是當朝的諫議大夫,像唐都尉這樣的對陛下忠心耿耿的人,我還是頭一個(gè)見(jiàn)到。不僅如此,唐都尉還讓我們剛剛免于一場(chǎng)戰爭,他有未卜先知的能力,更有一夫當關(guān),萬(wàn)夫莫開(kāi)的勇氣。如果由唐都尉帶領(lǐng)我們,我相信絕對會(huì )無(wú)往而不利。我王凱,甘愿推舉唐都尉為我們的首領(lǐng),帶領(lǐng)我們渡過(guò)黃河,進(jìn)入中原,然后伺機為陛下報仇!”

黃大等乞活軍士兵,他們早已經(jīng)將一絲希望寄托在了唐一明身上,一路上的生死奮戰,唐一明沒(méi)有一次不參加的,在他們的心里,早已經(jīng)把唐一明當成了首領(lǐng)。于是,所有的乞活軍士兵齊聲高呼道:“我等愿意誓死聽(tīng)從都尉調遣!”

李國柱更是趁勢而起,高聲叫道:“我愿意尊唐都尉為首領(lǐng),甘心聽(tīng)令于他?!?/p>

李國柱手下的那一千名士兵,見(jiàn)到自己的上司都喊出了話(huà),當即也同時(shí)叫道?!拔业纫苍敢饴?tīng)從唐都尉調遣!”

那些巨鹿的三千戶(hù)民眾見(jiàn)這是大勢所趨,對于他們來(lái)說(shuō),誰(shuí)是首領(lǐng)都無(wú)所謂,只要能給他們好日子過(guò),他們就尊誰(shuí)為首領(lǐng)。他們現在也已經(jīng)和乞活軍差不多了,看到這些士兵都聽(tīng)從他的調遣,還有許多糧車(chē),考慮到以后的生計問(wèn)題,便甘心俯首,高聲叫道:“我們愿意跟隨唐都尉!”

這一變故來(lái)的太快了,唐一明瞬間被推舉為了幾千人的首領(lǐng),他看了看這些人,便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帶領(lǐng)大家渡過(guò)黃河,進(jìn)入中原,為大家尋求一個(gè)避世之地,好好的活下去,讓大家過(guò)上好日子。一有機會(huì ),我們便替陛下報仇雪恨!”

“都尉官職太小,不能號令更多的人,從這里到黃河邊,肯定有不少流民。我建議,由唐都尉暫行車(chē)騎將軍的之職!”王凱突然說(shuō)道。

“拜見(jiàn)唐將軍!”

“我等參見(jiàn)唐將軍!”

……

唐一明聽(tīng)到這些聲音,這些民眾的呼聲,他的心里突然感到一種從未有過(guò)的壓力。他起初只是不想讓這些人落入鮮卑人的手里,帶領(lǐng)乞活軍突圍,也只是不希望他們白白送死,殺掉巨鹿太守也是出于自保。他沒(méi)有想到,這種種的行為,卻將他在軍隊里的威望豎立了起來(lái)。他既然接受這些人,決定帶領(lǐng)著(zhù)他們,那他的肩膀上就有了更大的責任。

唐一明想過(guò)這些事情以后,便道:“大家既然愿意跟著(zhù)我,那我就一定會(huì )對大家負責,為了大家的安全,現在趕緊繼續前行吧,如果累了,可以坐在糧車(chē)上,我絕對不會(huì )丟下一個(gè)人。不拋棄,不放棄!給大家一個(gè)安定的生活,讓大家都過(guò)上好日子!”

唐一明的話(huà)音落后,所有人都感到了一種希望,為了他們心中的那種希望,繼續向前行進(jìn)。冉閔的死對大魏的人民來(lái)說(shuō),是個(gè)打擊,可對于唐一明來(lái)說(shuō),卻十個(gè)極大的機會(huì )。冉閔死了,唐一明也不用再借著(zhù)給他送糧食的幌子了,可以大搖大擺地將他們帶到他想到的中原去了。

于是,這一支將近萬(wàn)人的隊伍,改變了原定的路線(xiàn),以緩慢的步伐行走在通往清河的官道上,然后到高唐,渡黃河。

燕軍的騎兵暫時(shí)還沒(méi)有追來(lái),也許還處在不費一兵一卒便能拿下城池的喜悅中,又或許正在四處搜查著(zhù)城中的每一處角落,看看有沒(méi)有可以什么值錢(qián)的東西吧。

唐一明還是十分的謹慎,他又把胡燕給派了出去,繼續完成偵查任務(wù)。

重傷的士兵、老人、孩子都坐在了糧車(chē)上,士兵也都將所有的馬匹貢獻了出來(lái),用來(lái)替換拉糧車(chē)的馬匹。唐一明的手中抱著(zhù)一個(gè)三歲大的男孩,那男孩在他的臂彎中安靜地睡著(zhù)了。

唐一明映著(zhù)月光,看了一眼躺在自己懷中的男孩,他的心中滿(mǎn)是悲憤,不禁長(cháng)長(cháng)地嘆出了一口氣:“如果在現代,這三歲的孩子,應該是最幸福的時(shí)候??墒窃谶@里,他卻享受著(zhù)顛沛流離的生活,真希望他永遠都不要長(cháng)大,等什么時(shí)候天下太平了,再慢慢長(cháng)大吧?!?/p>

一行人,在路上走走停停。

到了后半夜,唐一明不得不下令所有人原地休息,他們已經(jīng)到了人困馬乏的地步了。

唐一明將自己臂彎中睡著(zhù)的男孩交給了他的家人,然后走到了隊伍的最后面,派出了一些人在后面放哨,以防止有追兵。

唐一明走到了乞活軍士兵所停留的地方,他看到他們還沉浸在傷痛之中,臉上更是十分的沮喪。這些乞活軍的士兵平常都生龍活虎的,此時(shí)卻像霜打的茄子似的。唐一明坐在了黃大的身邊,見(jiàn)他眼中閃過(guò)淚光,他伸出了手,在黃大的背上拍了拍,安慰地說(shuō)道:“大黃,振作點(diǎn),咱們還要給陛下報仇呢,千萬(wàn)不能這樣泄氣。是男人就要忍,只有忍住了,才能有反擊的機會(huì )。咱們不都是說(shuō)好了嗎?化悲痛為力量,前面還有好多困難等著(zhù)我們呢?!?/p>

黃大沒(méi)有說(shuō)話(huà),只是低著(zhù)頭,靜靜地坐在那里。這一刻,或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唐一明又看了看其他人,都個(gè)個(gè)垂頭喪氣的,沒(méi)有一點(diǎn)精神。

“你們如果還是條漢子,就都給我振作起來(lái)!人生自古誰(shuí)無(wú)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。做為一個(gè)軍人,陛下是為了國家而死的,也是為了你們而死的。臨行前,陛下就派來(lái)了親隨騎兵,讓我好好照顧你們,保護你們,這一點(diǎn),我一直深深地記在心中。如今陛下已經(jīng)駕崩了,你們再怎么樣沮喪,陛下也不會(huì )活過(guò)來(lái)了!與其這樣頹廢著(zhù),不如振作精神,只要我們心中有陛下,陛下他就永遠不會(huì )死!”唐一明從地上站了起來(lái),走到了乞活軍的前邊,高聲地喊叫道。

獨眼的黃二看了一眼唐一明,見(jiàn)唐一明的眼中充滿(mǎn)了憤怒,那種恨鐵不成鋼的憤怒。他站了起來(lái),走到了黃大的身邊,一把將黃大拉了起來(lái),雙手搭在了黃大的肩膀上,大聲地說(shuō)道:“哥!將軍說(shuō)的對,陛下并沒(méi)有駕崩,而是活在我們的心中。你常常教我忍辱負重,現在就是我們忍辱負重的時(shí)候,你快給我振作起來(lái)?!?/p>

黃二這話(huà)一說(shuō)完,便使勁搖了搖黃大的身體,黃大的身體隨著(zhù)擺動(dòng)。黃大推開(kāi)了黃二的雙手,仰天看著(zhù)夜空中的那一輪殘月,眼睛里流出了兩行眼淚,順著(zhù)臉頰滴落到了地上。

李老四此時(shí)站了起來(lái),拄著(zhù)長(cháng)戟,一瘸一拐地走到了黃大的身邊,和黃大向西而站,用布滿(mǎn)血絲的眼睛緊緊地盯著(zhù)黃大。

“黃大,你看著(zhù)我!”李老四受過(guò)那一次箭傷,腿便瘸了,身體也變得虛弱起來(lái),就連喊出的聲音也有點(diǎn)微弱和沙啞。

“李老四,你他娘的都瘸了,還瞎跑什么?你那張刀疤臉,有什么好看的,丑死了!”黃大聽(tīng)到李老四的聲音,他平視著(zhù)李老四,將手臂伸了出來(lái),用袖子在臉頰上抹去了眼淚,淡淡地說(shuō)道。

按“鍵盤(pán)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(pán)右鍵→”進(jìn)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(dòng)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