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
作者:水的龍翔   |  字數:3096  |  更新時(shí)間:2018-08-16 13:44:43  |  分類(lèi):

歷史小說(shuō)

唐一明說(shuō)完這句話(huà),便邁開(kāi)步子,走到了樹(shù)林邊,躲在一棵樹(shù)的后面向外窺看。

燕軍的騎兵離樹(shù)林大概有五百米,他們一字排開(kāi),包圍了整個(gè)樹(shù)林。

一個(gè)燕軍的將軍雙手按著(zhù)馬鞍,腰中系著(zhù)一把長(cháng)劍,身上穿著(zhù)黑色的厚厚的戰甲,目光犀利,緊緊地頂住樹(shù)林。那將軍的背后,有二十個(gè)騎兵,手里拎著(zhù)火把,將他周?chē)盏暮芰?。唐一明逆?zhù)火光,看不清那將軍長(cháng)的是何模樣。

“都尉,你叫我?”胡燕走了過(guò)來(lái),看見(jiàn)唐一明站在那里,便問(wèn)道。

唐一明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先是“嗯“了一聲,然后問(wèn)道:“李老四醒了嗎?”

“沒(méi),他還在昏迷中?!焙啻鸬?。

唐一明輕輕地嘆了一口氣,然后說(shuō)道:“李老四是條漢子,當年關(guān)公刮骨療傷,也不過(guò)如此!”

胡燕沒(méi)有回答,因為他不知道唐一明口中的關(guān)公是誰(shuí)?雖然三國離這個(gè)時(shí)代不算久遠,但至少也是一百多年過(guò)去了,一百多年的動(dòng)亂不安,人連生存都是個(gè)問(wèn)題,誰(shuí)還在乎那些早已經(jīng)死去的人呢?

樹(shù)林外,那個(gè)燕軍的將軍抬起了一只手,一個(gè)騎兵從他的身后走了過(guò)來(lái),他對那個(gè)騎兵說(shuō)了些什么,那個(gè)騎兵便向前走去。那個(gè)騎兵來(lái)到了離樹(shù)林不遠的地方,張開(kāi)嘴巴,大聲呼喊了幾句話(huà)。

唐一明是一句話(huà)都沒(méi)有聽(tīng)明白,便急忙問(wèn)胡燕:“那個(gè)燕狗說(shuō)什么?”

胡燕翻譯道:“他說(shuō),他的將軍是全燕國最寬宏大量的,只要我們投降,便可以免去死罪,也可以免去淪為奴隸的風(fēng)險,更可以加入他們的軍隊?!?/p>

“你告訴他們,別指望我們會(huì )投降,大不了來(lái)個(gè)魚(yú)死網(wǎng)破。我們在林子里挖好了坑,準備給他們收尸?!碧埔幻鞯?。

胡燕翻譯完這段話(huà),那個(gè)燕兵便退了回去,不再過(guò)來(lái)了,而那個(gè)燕軍的將軍,似乎顯得尤為氣憤。饒是如此,但燕兵就是不敢將部隊開(kāi)進(jìn)林子里來(lái)。燕軍和魏國的軍隊打了多年的仗,在敵我不明的情況下,他們是絕對不敢貿然進(jìn)攻的。

唐一明見(jiàn)那些燕兵只是騷動(dòng)了一下,并不前進(jìn),他便對胡燕道:“你在這里守著(zhù),有什么情況就立即到林子里匯報?!?/p>

“都尉,你盡管放心,有我在這里,一定看好這些燕狗?!?/p>

唐一明觀(guān)察完了周邊的地形,拍了一下胡燕的肩膀,這才走進(jìn)林子里。

這周?chē)牡匦魏芷婀?,林子的西邊有一片高高的荒草叢,那些荒草長(cháng)的差不多有一米多高,而且一直向前延伸,看不到頭。唐一明看到這些以后,心里便相出了突圍的計策。他剛回到了林子里,便看見(jiàn)王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,急的在那里走來(lái)走去的,其他人更是一籌莫展的。

王凱一見(jiàn)到唐一明回來(lái)了,便急忙問(wèn)道:“唐都尉,外面是不是有很多燕兵?”

“這片樹(shù)林雖然不大,可也不算小,至少還可以容下一兩千人在此躲避。燕狗能把整個(gè)樹(shù)林全部圍起來(lái),你可以想象他們的人數?!碧埔幻鞯?。

“要是燕軍攻進(jìn)來(lái)了怎么辦?這才逃出狼窩,又落入了虎口了?!蓖鮿P畢竟不是軍人,他沒(méi)有軍人的那種鎮定。

“虎口?就算是虎口,我們也要拔下幾顆虎牙來(lái)!”唐一明道。

王凱是諫議大夫,在官場(chǎng)里也打拼了一些年,家里又是士族,這點(diǎn)察言觀(guān)色的本領(lǐng)他還是有的。王凱見(jiàn)唐一明信心滿(mǎn)滿(mǎn)的,便問(wèn)道:“將軍是不是已經(jīng)有計策了?”

唐一明見(jiàn)大家的臉上對他也充滿(mǎn)了期待,便蹲在了地上,用樹(shù)枝在地上畫(huà)了一個(gè)圖形,并且對大家說(shuō)道:“你們來(lái)看,這里是我們躲避的林子,都被敵人給包圍了。不過(guò),我們并不是沒(méi)有突圍的希望。西邊是一個(gè)高高的荒草叢,那里可以迷惑敵人,我們可以扎一些稻草人,給他們穿上衣服,綁在馬鞍上,然后放走一些馬匹,吸引他們的注意力。只要他們的注意力一被吸引到那邊去,他們肯定會(huì )追擊,所以我們就趁這個(gè)時(shí)候,突圍!”

唐一明講解的和畫(huà)的都很清楚,至少他心里很清楚,但是在這樣的夜里,沒(méi)人能看清楚他畫(huà)的是什么,也對他的話(huà)半信半疑。

也只有王凱,第一次見(jiàn)到唐一明的時(shí)候,他就隱隱地感覺(jué)到了唐一明身上的王霸之氣,也是一個(gè)絕對不會(huì )甘居人下的人。此時(shí),王凱見(jiàn)唐一明信心滿(mǎn)滿(mǎn)的,知道他有破敵的計策,便問(wèn)道:“這里一點(diǎn)稻草都沒(méi)有,怎么扎成稻草人?”

唐一明呵呵笑道:“有樹(shù)枝就夠了,再加上一些戰甲和衣服,將他們固定在馬背上,在夜晚里是無(wú)法辨認的?!?/p>

王凱問(wèn)道:“燕軍能上當嗎?”

唐一明道:“不上當的話(huà),再另當別論?!?/p>

樹(shù)林里差不多有三百多匹馬,唐一明留下了二百匹來(lái)運送傷員,其余的用來(lái)迷惑敵人。

唐一明砍下了一些樹(shù)干,然后脫去了外衣,將衣服撐起來(lái),然后固定在了馬背上。其他人也有樣學(xué)樣,不大一會(huì )兒,這一百多個(gè)假人便做好了。

其他人人看見(jiàn)這種假人,不由得都對唐一明十分的佩服,這樣的方法居然也能想的出來(lái)。

準備停當以后,唐一明讓傷兵做好準備,留下了黃大帶領(lǐng)他們,他自己則選擇帶領(lǐng)三十個(gè)人先沖開(kāi)燕軍西邊的防線(xiàn),這樣才好放出馬匹,吸引敵人。

黃大聽(tīng)到不讓他出戰,他不樂(lè )意了,牛脾氣立刻便上來(lái)了,大聲吼道:“都尉大人!你為什么不讓我和你一起去?傷兵交給劉三照顧就好了!”

唐一明厲聲說(shuō)道:“糊涂!是打仗重要,還是兄弟的性命重要?你對這里的地形非常的熟悉,由你帶領(lǐng)他們我比較放心,去巨鹿的道路已經(jīng)被封鎖了,你們突圍之后一定要找個(gè)安全的地方躲一下,我引開(kāi)這些燕狗后,就會(huì )去和你們會(huì )合!”

黃大聽(tīng)了唐一明的話(huà),覺(jué)得很有道理,便止住了心中的怒火,對唐一明道:“都尉,你說(shuō)的對,我不該如此糊涂。從這里向東南方向的小路上,有一個(gè)陳家堡,那里以前是個(gè)亂墳崗,一般沒(méi)有人會(huì )去那里,我們就在那里會(huì )合吧!”

唐一明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扭臉看見(jiàn)了王凱,便對黃大說(shuō)道:“大黃,帶領(lǐng)所有人突圍的重任就交給你了。還有,看好王大人,一定要做到不拋棄,不放棄!”

黃大道:“都尉,你就放心吧,我就算死了,也絕不丟下一個(gè)兄弟!”

“我不準你死,你要給我好好的活著(zhù),我要是到了陳家堡沒(méi)有看見(jiàn)你,我饒不了你!”唐一明道。

黃二從人群中擠了出來(lái),對唐一明說(shuō)道:“都尉,我們已經(jīng)準備妥當了!”

唐一明“嗯”了一聲,走過(guò)黃大的身邊的時(shí)候,重重地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,一句話(huà)也沒(méi)有說(shuō),目光中流露出了十分信任的眼神。

“都尉!”

唐一明聽(tīng)到身后的傷兵同時(shí)叫了出來(lái),他轉過(guò)身,見(jiàn)每一個(gè)士兵的臉上都略帶著(zhù)一些憂(yōu)愁,他沖他們笑了笑,然后轉身向著(zhù)準備好的馬匹那里走去。

“都尉!我們在陳家堡等你們!”

唐一明的身后傳來(lái)了士兵們的齊聲的話(huà)語(yǔ),他沒(méi)有回頭,只是抬起一只手,向他們揮了揮手,同時(shí)大聲喊道:“陳家堡見(jiàn)!”

唐一明逐漸消失在了夜色中,黃大急忙對留下來(lái)的士兵說(shuō)道:“都尉去引開(kāi)燕狗了,我們絕對不能辜負都尉對我們的厚望。能打仗的都給我站出來(lái),其他的跟隨在我們身后,只要我們一突圍出去,你們就使勁朝東南方向跑,不用理會(huì )我們?!?/p>

黃大的聲音剛落下,便站出來(lái)了四五十個(gè)人,其中還有一些顫顫巍巍的。黃大從中挑選了二十個(gè)人,當他看到劉三在這二十人中的時(shí)候,他急忙說(shuō)道:“劉三!你不能去!你要帶著(zhù)他們到陳家堡!”

劉三很是郁悶,當即叫道:“我難道就是專(zhuān)門(mén)帶傷兵的嗎?都尉不讓我去,你也不讓我去!我就腿上一點(diǎn)傷,跑起來(lái)一點(diǎn)也不會(huì )拖累你們呢,我要參戰!”

“劉三,你他娘的就是個(gè)大混蛋!這些受重傷的,都是我們的兄弟,李老四到現在還沒(méi)有醒,你不負責他們,誰(shuí)負責?都尉不在,這里我說(shuō)了算!你給我退出去!你要還是條漢子,就好好地給我帶好傷兵,少了一個(gè)人,我非扒了你的皮!”黃大罵罵咧咧地叫道。

劉三左思右想,認為唐一明把每一個(gè)兄弟的性命看的比什么都重要,他回頭看了看那些傷兵,見(jiàn)他們都強忍著(zhù)身體的疼痛。劉三當下走出了隊列,到了馱著(zhù)重傷士兵的馬隊旁邊,將長(cháng)戟朝地上重重地擲了一下,發(fā)出一聲悶響。劉三一扭臉,沖黃大喊道:“黃老大!你他娘的要是突圍不出去,我第一個(gè)殺了你!”

黃大嘿嘿笑道:“劉小三,想殺我?等下輩子吧!記得保護好王大人和所有受重傷的兄弟!弟兄們,都跟我走,加上胡燕,我們剛好又是二十個(gè)人!”

黃大帶領(lǐng)著(zhù)十八個(gè)人,右手持著(zhù)長(cháng)戟,左手拿著(zhù)盾牌,朝樹(shù)林外邊走了過(guò)去,和胡燕一起站在了樹(shù)的后面,等待著(zhù)唐一明把燕軍吸引走!

按“鍵盤(pán)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(pán)右鍵→”進(jìn)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(dòng)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