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作者:翟鵬延   |  字數:6410  |  更新時(shí)間:2017-12-20 15:43:51  |  分類(lèi):

軍事小說(shuō)

“咳咳咳咳!”劇烈地咳嗽聲響了起來(lái)。

周楚風(fēng)趕緊在他的手心寫(xiě)下四個(gè)字:隔墻有耳!

那人點(diǎn)點(diǎn)頭,周楚風(fēng)更是直接湊到那人的耳邊,悄悄地說(shuō)道:“同志,請問(wèn)您貴姓?我現在正在想辦法將你救出去,你一定要堅持住?!?/p>

那人搖了搖頭,聲音中帶著(zhù)極度地虛弱,“我姓蔣,沒(méi)想到在這里還能遇到自己的同志,你很不錯!”

蔣文山并沒(méi)有全信,他對這個(gè)突然間冒出來(lái)的家伙也存著(zhù)戒心。

周楚風(fēng)知道自己有些冒失了,“蔣同志,放心,我曾經(jīng)的上級是洛兵同志,而且我對我們黨忠貞不渝,不變節!”

“洛兵?你認識洛兵同志?”

周楚風(fēng)重重地點(diǎn)點(diǎn)頭:“洛兵同志有一支最珍貴的美國派克鋼筆,那支筆的編號是:372586?!?/p>

聽(tīng)到這一句,蔣文山不再懷疑,這同樣也是暗號,是周楚風(fēng)身份的認證。同樣也是只有隱藏起來(lái)的同志才會(huì )懂的暗號。

“我是蔣文山!”

“周楚風(fēng)!”

兩只手更是直接熱情地握在了一起。

“那你現在?”

“我是天津衛漢安維持會(huì )沈復興的機要秘書(shū)!”周楚風(fēng)壓抑不住心里面的興奮,雖然聲音放得很低,但是還是從他的話(huà)語(yǔ)中聽(tīng)出了一絲絲的輕松和歡愉。

蔣文山微微地愣了愣,握著(zhù)周楚風(fēng)的手微微地有些一僵,沈復興的機要秘書(shū)?這個(gè)位置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到達的,只能說(shuō)明這個(gè)周楚風(fēng)是沈復興的心腹,蔣文山有些猶豫了,當初撒了很多的“若火”,十幾年過(guò)去了,又是高官又是厚祿的,他不敢保證眼前的這個(gè)家伙依然堅定自己的信仰?

看到蔣文山的態(tài)度,周楚風(fēng)知道自己還沒(méi)有完全被信任。

“周楚風(fēng),你是否依然忠于你的信仰?”蔣文山一臉嚴肅地問(wèn)道。

周楚風(fēng)認真地說(shuō)道:“我是中共黨員,編號:2573,我一直都忠于我的信仰?!?/p>

蔣文山眼前一亮,他的臉上漸漸地掛上了笑容,“好好好,楚風(fēng)同志,你做得很好,非常好,我叫蔣文山,是中共地下黨在天津衛活動(dòng)的一員?!?/p>

“文山同志,你放心,我一定會(huì )想方設法把你搭救出去的?!敝艹L(fēng)從來(lái)就沒(méi)有像今天如此地開(kāi)心。

而聽(tīng)到這里,蔣文山更是笑著(zhù)搖了搖頭,有些無(wú)奈地說(shuō)道:“楚風(fēng)同志,不用費心了,我是出不去了?!?/p>

“什么?”

“兩條腿被打折了,現在的我只會(huì )是你的拖累,走是肯定走不了的了,不過(guò)在我死之前,能夠知道你的存在,我的心里很開(kāi)心?!笔Y文山的聲音中多了一絲絲的寬慰。

“文山同志!”周楚風(fēng)還想要說(shuō)什么,話(huà)頭則是直接被蔣文山打斷:“我的時(shí)間不多了,你一定要聽(tīng)我說(shuō)?!?/p>

周楚風(fēng)重重地點(diǎn)點(diǎn)頭。

“金華路上有家洪記旗袍店,就是櫥窗里總是會(huì )擺放紫色花紋旗袍的那一家,找那里的掌柜,掌柜姓石,叫石為開(kāi),他的胸口會(huì )繡著(zhù)一朵紅色的花,你就說(shuō)是老朋友介紹來(lái)的?!?/p>

周楚風(fēng)點(diǎn)點(diǎn)頭,他過(guò)目不忘,記一遍就能夠記住了。

“他會(huì )問(wèn)你誰(shuí)介紹來(lái)的,你就說(shuō)是瑞老板介紹來(lái)的?!笔Y文山的聲音很是虛弱,說(shuō)話(huà)也是喘著(zhù)不均勻的粗氣,“這小伙計會(huì )說(shuō)既然您是瑞老板介紹來(lái)的人,那就是老主顧了,然后會(huì )邀請你到樓上雅坐靜候,你就會(huì )碰到店里的老板,他會(huì )叫伙計看茶,然后給你打個(gè)八折。你應該說(shuō):看在瑞老板的面子上,以后一定會(huì )多多照顧您的生意的,到時(shí)候你就會(huì )找到你的上級?!?/p>

這一通話(huà)說(shuō)完,蔣文山已經(jīng)是氣喘吁吁了,又開(kāi)始重重地咳嗽了起來(lái)。

“記清楚了嗎?”

周楚風(fēng)點(diǎn)點(diǎn)頭,“記住了,文山同志,你的傷?”

“呵呵,我的傷沒(méi)事,你一定要記住,楚風(fēng)同志,你很好,做得很好!”蔣文山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。

周楚風(fēng)知道這種感覺(jué),而他現在雖然處在了這冰冷的黑屋子里面,但是他和蔣文山一樣,心中依然是滿(mǎn)滿(mǎn)的溫暖,“文山同志,我需要你配合我來(lái)演一出戲!”

“放心,一定照辦!”

“時(shí)間差不多了,在這黑屋子里面我從來(lái)沒(méi)有和你說(shuō)過(guò)一句話(huà)?!敝艹L(fēng)凝重地說(shuō)道:“你一會(huì )兒會(huì )精神崩潰,然后你要在隨后的審訊中說(shuō)出一個(gè)已經(jīng)廢棄的聯(lián)絡(luò )點(diǎn),完了我會(huì )想盡一切辦法將你營(yíng)救出去?!?/p>

蔣文山笑了笑,“好!”

兩只手又重重地握在了一起,而蔣文山的力道很重,給了周楚風(fēng)異常地堅定和信心。

周楚風(fēng)站了起來(lái),整了整身上的衣服,然后走到門(mén)邊,猛得拉開(kāi)門(mén),方不凡就倚著(zhù)門(mén)對面的墻站著(zhù)。

“周秘,你的那塊賤骨頭怎么樣了?”

方不凡的話(huà)里面滿(mǎn)滿(mǎn)的都是冷嘲熱諷,周楚風(fēng)輕瞟了一眼,然后淡淡地說(shuō)道:“叫你的人來(lái)吧,他招了!”

“是嗎?”方不凡的瞳孔在急劇地縮小著(zhù),看著(zhù)周楚風(fēng),眼里面的妒火都盛不住了,“那可實(shí)在是太好了,周秘,您還真的有兩把刷子,小弟我佩服,實(shí)在是佩服??!”

方不凡揮了揮手,然后兩道身影更是沖進(jìn)了小黑屋,將蔣文山架起來(lái),抬回到了原來(lái)的審訊室中,蔣文山按照周楚風(fēng)的要求,很快地便招供了。

方不凡的臉上沒(méi)有任何的笑容,而周楚風(fēng)的心里面突然間多了一種不好的預感,而且這種預感在不斷地蔓延著(zhù),他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,看到方不凡那張笑容下隱藏的猙獰,周楚風(fēng)突然間知道了自己安心不安的原因,他漏算了一環(huán)。

那就是方不凡對自己的敵意。

自己剛才的表現,落在方不凡的眼里面,那就是切切實(shí)實(shí)的在搶風(fēng)頭了,方不凡不敢對自己怎么樣,但是他肯定會(huì )將對自己的不滿(mǎn)全部都發(fā)泄在其他人身上,比如剛剛向自己“招供”的蔣文山?

周楚風(fēng)覺(jué)得自己的身上一陣寒風(fēng)襲過(guò),手腳頓時(shí)變得冰涼,全身好像是散了架了一樣,根本提不起半分力氣。

方不凡熱情地湊了上來(lái),臉上的笑容看起來(lái)有些假,拍了拍周楚風(fēng)的肩膀,笑嘻嘻地說(shuō)道:“周秘,大恩不言謝,兄弟我記在心里了?!?/p>

說(shuō)完,方不凡臉一變,掃一掃手,滿(mǎn)臉陰沉的將蔣文山帶走了。

周楚風(fēng)有些無(wú)奈地閉上了眼睛,他知道現在自己根本不能追上去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(zhù)自己的同志受折磨。方不凡的手段周楚風(fēng)清楚,想要從他手中救出蔣文山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。

周楚風(fēng)回到自己的辦公室,他的臉色無(wú)比凝重,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(lái),然后去思考:如何營(yíng)救蔣文山?

很快地,方不凡去而復返,而他的手中多了一樣血淋淋的東西。

咚地一聲,一顆血淋淋的人頭放在了他的辦公桌上面,周楚風(fēng)只看了一眼便知道,這人頭,就是蔣文山的。

怒火,從周楚風(fēng)的心底直接竄了出來(lái),他終究還是沒(méi)能將蔣文山救了下來(lái),周楚風(fēng)看到蔣文山的嘴角上掛著(zhù)一道若有若無(wú)的笑容的時(shí)候,他的心都快要被擊碎了。

周楚風(fēng)抬起頭,盡量地讓自己顯得不是那么憤怒,但是無(wú)法從心底壓抑的怒火終究還是沒(méi)能夠壓得住,周楚風(fēng)看著(zhù)那顆血淋淋的人頭,眼神中多了兩道寒光,他的目光死死地盯住了囂張的方不凡,冷冷地說(shuō)道。

“方不凡,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

方不凡聳聳肩,拍了拍這顆人頭的頭頂,一臉戲謔地說(shuō)道:“周秘,我給你送禮來(lái)了!怎么樣?喜歡嗎?”

周楚風(fēng)嘴角微微抽動(dòng),“送禮,又不過(guò)節,送什么禮?再說(shuō),有人送金條,有人送美女,你送我一人頭?算哪門(mén)子禮?”

“周秘幫我解決了大問(wèn)題,我當然要好好地感謝一下周秘,依照我們行動(dòng)隊的傳統,這東西就是你的戰利品了!”

方不凡很惱火,原本是一件大功勞,只要自己完成得漂亮,在沈復興那里就是大功勞一件,沒(méi)想到半路殺出個(gè)程咬金來(lái),只是眨眼皮子的功夫,就已經(jīng)將勝利的果實(shí)全部都偷走了,這怎么能夠不讓方不凡惱火?

在他的眼中,周楚風(fēng)只不過(guò)是一個(gè)文弱書(shū)生,論功勞論資歷,他怎么能夠和自己相提并論?現在居然還想要和自己爭一個(gè)副主任?

啪!

周楚風(fēng)狠狠地一拍桌子,怒氣沖沖地說(shuō)道:“方不凡,你這是給我道喜呢?還是要給我難堪呢?”

方不凡負手而立,眼中射出來(lái)的目光,滿(mǎn)是敵意。

就在兩人僵持不下的時(shí)候,一個(gè)嚴厲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(lái)?!胺讲环?,你怎么把這辦公的地方,弄得血淋淋的,趕緊把那臟東西拿走。亂搞一氣!”

沈復興臉色陰沉,出現在了自己的辦公室門(mén)口。

“沈老板,我和周秘書(shū)開(kāi)個(gè)玩笑?!狈讲环驳难壑袧M(mǎn)是笑意,他的目的達到了,只有比別人更狠,那些別有用心的家伙才會(huì )害怕自己,只有別人害怕自己,方不凡才能從中得到樂(lè )趣。

看到周楚風(fēng)那略顯蒼白的臉色,方不凡知道自己的目的達到了。

事情就如此不了了之,周楚風(fēng)看著(zhù)拎著(zhù)蔣文山人頭的方不凡大搖大擺的離開(kāi),他目光的那兩團火焰漸漸地熄滅,而他的面容也掛滿(mǎn)了寒霜。

人群散了,而此時(shí)沈復興看了坐在椅子上的周楚風(fēng),并沒(méi)有說(shuō)什么,只是若有所思地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,踱著(zhù)步子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。

蔣文山死了,可以說(shuō)他負有一定的責任。

如若不是他計算出現偏差,蔣文山或許還有機會(huì )活著(zhù)出去,他錯估了方不凡的瘋狂,錯估了他對自己的不滿(mǎn),更是錯估了方不凡的狠辣手段。

血淋淋的事實(shí),讓周楚風(fēng)的心如同刀絞,自己的失誤最終葬送了自己的革命同志,這種痛楚讓周楚風(fēng)產(chǎn)生了一種無(wú)力和深深的自責。

很快地,就下班了。

周楚風(fēng)一個(gè)人拎著(zhù)包,有些失魂落魄地走出了天津衛治安維持會(huì )的大樓。

而他的臉上多了一絲絲的寂寥,他的手微微地在顫抖著(zhù),從兜里抽出了一支煙,抖抖索索地將煙點(diǎn)燃,用力地將煙霧吸入肺中,那火辣的感覺(jué)劃著(zhù)周楚風(fēng)的胸肺,引得他劇烈地咳了起來(lái)。

周楚風(fēng)恨不得死的那個(gè)人是自己。

半路上,周楚風(fēng)買(mǎi)了一瓶酒,回到自己的那個(gè)小公寓中,將門(mén)反鎖,然后在杯子中倒了滿(mǎn)滿(mǎn)的一杯,手中捏著(zhù)一支煙,猛得一口將杯中的酒全部飲盡,兩行輕淚從他的眼角流淌到面頰,周楚風(fēng)沒(méi)有去擦拭,任淚水橫流。

蔣文山死了。

第二杯酒,周楚風(fēng)又倒滿(mǎn),而這一次,他將酒倒在了地上,這一杯,是送給蔣文山的,周楚風(fēng)又倒滿(mǎn)了第三杯,而這一次,他只是注視著(zhù)杯中的酒,并沒(méi)有喝下去。

血仇只能用血來(lái)償還。

方不凡那戲謔的笑容在周楚風(fēng)的腦海之中揮之不去,這個(gè)殘忍的“劊子手”,勢必會(huì )成為周楚風(fēng)要除掉的人。

周楚風(fēng)無(wú)聲地發(fā)泄著(zhù)自己的痛楚,燃起的煙都燒到了手指,周楚風(fēng)依然沒(méi)有感覺(jué),他需要用疼痛來(lái)讓自己變得冷靜。

此時(shí)的周楚風(fēng)深吸了兩口氣,調整了一下心情,他知道這場(chǎng)戲還必須得演下去,想要為蔣文山報仇,他就必須要把這場(chǎng)戲演好,蔣文山已經(jīng)將聯(lián)絡(luò )信號給了他。同志犧牲了,他沒(méi)有時(shí)間悲悲切切,只有收拾起傷心和痛苦,去完成同志未完成的事業(yè)。

周楚風(fēng)將手中的煙狠狠地掐在了桌子角上,洪記旗袍店,他在心里默念了兩遍,周楚風(fēng)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和組織上的人接頭,而至于如何去接頭,他需要一個(gè)合理的理由,至少在沈復興的眼里面,最合理的理由。

呯呯呯!

敲門(mén)聲響了起來(lái),而此時(shí)的周楚風(fēng)猛得一愣,一個(gè)聲音從門(mén)外面響了起來(lái)?!爸艹L(fēng),你在屋里嗎?”

顧采薇的聲音從門(mén)外響了起來(lái)。

周楚風(fēng)用力地挫著(zhù)已經(jīng)風(fēng)干的淚痕,這個(gè)女人怎么又出現了?不過(guò)他轉念一想,心中頓然寬慰了不少,他怎么把自己的這個(gè)“女朋友”給忘了?

周楚風(fēng)打開(kāi)了門(mén),看到顧采薇就那樣俏生生地站在門(mén)外,顧采薇笑了笑,對著(zhù)周楚風(fēng)說(shuō)道:“我能進(jìn)去嗎?”

周楚風(fēng)點(diǎn)點(diǎn)頭,將顧采薇讓了進(jìn)來(lái)。

“怎么這么久?”顧采薇掃了一眼,看到了桌子上的殘酒和那已經(jīng)碾成一團的煙灰。顧采薇笑著(zhù)說(shuō)道:“后天晚上,有個(gè)重要的聚會(huì ),作為我的男朋友,你一定要到場(chǎng),到時(shí)候我一定要隆重地把你介紹給我的朋友?!?/p>

周楚風(fēng)搖搖頭,眉頭皺了起來(lái)。

他并沒(méi)有想到這是一朵美麗的交際花,對于周楚風(fēng)來(lái)說(shuō),他希望自己低調,同時(shí)也希望他身邊的人和自己一樣低調一點(diǎn),陰差陽(yáng)錯的和顧采薇有了交際,而這個(gè)顧采薇和低調根本就不搭邊兒,周楚風(fēng)認為這對他以后的工作將會(huì )是百害而無(wú)一利。

必須要找個(gè)機會(huì ),切斷和顧采薇之間的聯(lián)系。

周楚風(fēng)在心里面暗暗地下定決心,而此時(shí)顧采薇更是笑言道:“明天,你陪我去挑一件衣服?!?/p>

周楚風(fēng)剛才還對顧采薇的這個(gè)身份不滿(mǎn),聽(tīng)到她的話(huà)卻是眼前一亮,這主動(dòng)送上門(mén)來(lái)的,不是最好的理由嗎?

周楚風(fēng)心中一動(dòng),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“好!”

只有干脆的一個(gè)字,顧采薇的臉上露出了欣然的笑容,這個(gè)漢奸是塊足夠大的擋箭牌,有他在,自己的許多行動(dòng)就方便了許多,后天晚上的聚會(huì )只不過(guò)是一個(gè)晃子,而明天她就要向自己的上級匯報工作了,顧采薇需要一個(gè)人來(lái)給自己打掩護。

她思來(lái)想去,周楚風(fēng)這個(gè)“男朋友”的身份,是最好的掩護。

“那就這么說(shuō)定了,明天見(jiàn)?!鳖櫜赊钡哪樕下冻隽艘荒ㄐ老驳男θ?,對著(zhù)周楚風(fēng)說(shuō)道:“你剛才,是一個(gè)人在喝酒?”

周楚風(fēng)點(diǎn)點(diǎn)頭,認真地說(shuō)道:“今天是我父母的祭日,我有些想念二老了,就多喝了兩杯?!?/p>

“哦!”

顧采薇的眼中滿(mǎn)是懷疑之色,好好的一個(gè)人躲在家里面喝悶酒,事情并不像他說(shuō)得那么簡(jiǎn)單。

“你現在行動(dòng)不方便,不要到處亂跑,趕緊回去休息吧?!敝艹L(fēng)柔聲說(shuō)道,但是落在顧采薇的耳朵里,是這個(gè)家伙在下逐客令了。

從來(lái)還沒(méi)有一個(gè)男人能夠抵擋得住自己的魅力,更沒(méi)有一個(gè)男人在面對自己時(shí)會(huì )如此地不解風(fēng)情,而周楚風(fēng)將這兩點(diǎn)都占了,顧采薇的心里面有些小小的惱怒。

“那好,再見(jiàn)!”顧采薇有些勉強地笑道。

周楚風(fēng)此時(shí)心情不佳,沒(méi)有注意到現在外面已經(jīng)是漆黑一片,而且下完雪之后又是非常地寒冷,顧采薇再怎么說(shuō)也是一個(gè)女孩子,最怕的就是黑與冷。

咬了咬牙,顧采薇又再一次地敲響了周楚風(fēng)的門(mén)。

門(mén)開(kāi)了,周楚風(fēng)有些錯愕地看著(zhù)門(mén)前的顧采薇。

顧采薇一跺腳,氣惱地說(shuō)道:“讓開(kāi),我今天晚上不走了,還住在你這里!”更是直接推開(kāi)周楚風(fēng),徑直走進(jìn)了屋子里。

周楚風(fēng)無(wú)奈地將門(mén)關(guān)上,盯著(zhù)顧采薇。

“你現在可是我的‘男朋友’,那你知道不知道現在外面天黑又冷的,哪里有一個(gè)男人會(huì )放心讓自己的‘女朋友’獨自走夜路?”顧采薇使勁剜了一眼周楚風(fēng),更是毫不客氣地說(shuō)道。

周楚風(fēng)想了想,還真的是這個(gè)道理。

“麻煩你,還是睡地上吧!”看了看那依然平放在地上的床板,顧采薇更是沒(méi)好氣地說(shuō)道。

兩人共處一室,溫熱從已經(jīng)點(diǎn)燃的火盆中漸漸地開(kāi)始蔓延了開(kāi)來(lái),和衣躺下,更是異常安靜,顧采薇忍不住地裹了裹被子,問(wèn)道:“你今天情緒好像不太對?!?/p>

都說(shuō)女人的第六感可怕,周楚風(fēng)終于見(jiàn)識到了。

“死了的人沒(méi)有牽掛的煩惱,只有活著(zhù)的人才是最痛苦的,懷念,再加上后悔,這世上沒(méi)有后悔藥,就算是有,這后悔藥的味道也是最苦的?!?/p>

周楚風(fēng)的話(huà)讓顧采薇也忍不住地沉默了起來(lái),這寥寥幾句,完全觸動(dòng)了顧采薇的心境,那最熟悉的遠方,有著(zhù)她至生的牽掛。

“你為什么要幫日本人做事?”久之,顧采薇忍不住地問(wèn)道,這個(gè)問(wèn)題一直梗在顧采薇的心中。

背對著(zhù)顧采薇的周楚風(fēng)苦澀地笑了笑,并沒(méi)有回答。他的工作無(wú)法用語(yǔ)言去描述,不能向任何人解釋?zhuān)退闶穷櫜赊币膊恍小?/p>

或許顧采薇也覺(jué)得這個(gè)問(wèn)題太過(guò)于敏感了,對于周楚風(fēng)的沉默,更是絲毫沒(méi)有介意,每個(gè)人都有自己的難言之隱,更有自己無(wú)法回答的問(wèn)題,或許這個(gè)問(wèn)題對于周楚風(fēng)來(lái)說(shuō),是最難回答的。

翌日清晨。

周楚風(fēng)醒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屋子已經(jīng)被收拾得干干凈凈,殘酒和煙灰已經(jīng)消失了,同樣消失的還有顧采薇的身影。

周楚風(fēng)苦澀地笑了起來(lái),火盆的余溫還在,被子整理得整整齊齊,看了看那張被弄塌的床,周楚風(fēng)的臉上泛起了柔和的表情,今天一定要買(mǎi)一張結實(shí)一點(diǎn)兒的床。

“是不是前天太猛了,昨天怎么聽(tīng)不到一點(diǎn)兒動(dòng)靜?”

周楚風(fēng)剛到維持會(huì )的大樓,就有人湊了上來(lái)調侃道。

前天晚上的驚天動(dòng)地,已經(jīng)成為了整座大樓所有人茶余飯后的談資了。周楚風(fēng)無(wú)奈地聳聳肩,輕笑了幾聲,就糊弄過(guò)去了。

周楚風(fēng)把文件整理好,送到沈復興的辦公桌上面,卻發(fā)現沈復興今天并不在辦公室,整齊的辦公桌上面被擦拭得干干凈凈。

周楚風(fēng)原本是想要和沈復興直接請假的,看樣子,并不需要了。

他把自己該做的工作做好,準備要離開(kāi)的時(shí)候,卻發(fā)現了自己最不想要見(jiàn)到的人,方不凡。

方不凡一臉懊惱地帶著(zhù)自己的人回來(lái),并沒(méi)有與周楚風(fēng)打招呼,徑直從周楚風(fēng)的身邊走了過(guò)去,昨天的事情,讓兩人之間的矛盾漸漸地表面化,今天再見(jiàn)面已經(jīng)是勢如水火,客套和寒喧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也就沒(méi)必要再做了。

周楚風(fēng)走出了大門(mén),他今天要陪著(zhù)顧采薇去買(mǎi)旗袍。

來(lái)到大東林舞廳,與夜晚的鶯歌燕舞不一樣,舞廳內則是充滿(mǎn)了寧謐,幾個(gè)爛醉如泥的家伙橫躺在沙發(fā)上,呼呼地睡著(zhù)大覺(jué)。

顧采薇的纖纖玉手捏著(zhù)一只高腳杯,輕輕地晃動(dòng)著(zhù)杯中的紅酒,目光望向了從門(mén)口走進(jìn)來(lái)的周楚風(fēng),顧采薇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淺薄的笑顏,不知道為什么,在見(jiàn)到這個(gè)家伙的時(shí)候,總是能讓孤獨的她感覺(jué)到溫暖。

“今天不用上班嗎?”

周楚風(fēng)來(lái)到顧采薇的身邊坐下,同樣地拿起一個(gè)酒杯,在杯中倒了一點(diǎn)兒紅酒,輕輕地和顧采薇的酒杯碰在了一起。

叮!

按“鍵盤(pán)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(pán)右鍵→”進(jìn)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(dòng)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