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作者:翟鵬延   |  字數:6608  |  更新時(shí)間:2017-12-20 15:42:31  |  分類(lèi):

軍事小說(shuō)

大東林舞廳,幾個(gè)人坐在了一個(gè)沙發(fā)上面,而此時(shí)的美奈子那漂亮的臉蛋上面難掩失落,沈復興和廣田涼一兩人更是說(shuō)著(zhù)一些沒(méi)營(yíng)養的話(huà)。

倒是周楚風(fēng),抱著(zhù)顧采薇來(lái)到了她的化妝間。

狹小的化妝間,周楚風(fēng)蹲了下來(lái),細細地察看著(zhù)那白玉般的玉腿,上面有一道血紅色的口子,如同是點(diǎn)點(diǎn)落梅飄在了雪地上,周楚風(fēng)心中一蕩,稍微有些恍然。

被握住玉腿的顧采薇的俏臉上已經(jīng)浮滿(mǎn)了紅潮。

“我現在幫你把彈藥取出來(lái),你忍著(zhù)一些?!?/p>

周楚風(fēng)望向了顧采薇,眉頭輕鎖,白皙的臉上片片紅潮,更顯得嫵媚不已,周楚風(fēng)的車(chē)子后面有急救箱,此時(shí)已經(jīng)打開(kāi)了放在桌子上面,周楚風(fēng)無(wú)比嫻熟地拿起止血布和鑷子,有些擔心地看著(zhù)顧采薇。

顧采薇點(diǎn)點(diǎn)頭。

周楚風(fēng)得到了答復之后,小心翼翼地開(kāi)始給顧采薇取彈頭,而此時(shí),顧采薇的身子輕輕地顫抖了起來(lái),鬢角、額頭和鼻尖都滲出了細微地汗珠,從小腿處蔓延開(kāi)來(lái)的劇痛,別說(shuō)是如此地一個(gè)弱女子,就算是精壯的男人都無(wú)法忍受。

看到顧采薇強忍著(zhù)痛苦的樣子,周楚風(fēng)平靜地說(shuō)道:“實(shí)在忍不住地話(huà),你就咬我的肩膀吧!”

顧采薇身子微微曲起,雙手直接環(huán)住了周楚風(fēng)的脖子,紅唇輕啟,銀牙更是直接咬在了周楚風(fēng)的肩頭。

從肩頭傳來(lái)的痛楚并沒(méi)有讓周楚風(fēng)的動(dòng)作停滯,雙手非常沉穩地將彈丸取了出來(lái)。

叮的一聲,彈丸被扔到了一個(gè)小銅盒子里面,而此時(shí)的顧采薇依然狠狠地咬著(zhù)周楚風(fēng)的肩頭,漸漸地,鮮血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地浸染了他身上那件潔白的襯衣。

周楚風(fēng)輕輕地幫著(zhù)顧采薇清理傷口,然后很快地將傷口縫合了起來(lái)。

做完這一切,周楚風(fēng)只覺(jué)得自己的肩頭麻癢得厲害,忍不住地扯開(kāi)了衣領(lǐng),而此時(shí)的顧采薇臉色卻是一片地蒼白,染血的紗布被周楚風(fēng)隨手扔進(jìn)了垃圾筒里面。

周楚風(fēng)也長(cháng)出了一口氣,對著(zhù)顧采薇說(shuō)道:“顧小姐,謝謝你?!?/p>

顧采薇此時(shí)喘著(zhù)粗氣,臉色無(wú)比蒼白,劇痛讓她依然不能停止地在輕顫著(zhù),她對著(zhù)周楚風(fēng)比了比兩個(gè)指頭,毫無(wú)力氣地說(shuō)道:“有煙沒(méi)?”

周楚風(fēng)從自己的褲子口袋里面掏出來(lái)一支,放到顧采薇的唇邊,然后劃著(zhù)了火柴,幫著(zhù)她將煙點(diǎn)著(zhù),周楚風(fēng)看了看自己的肩頭,已經(jīng)是被咬到肉里面去了,這個(gè)女人還真的是狠著(zhù)咬,一點(diǎn)兒也不溫柔。

周楚風(fēng)站了起來(lái),將急救箱匆匆地收了起來(lái),對著(zhù)那靠著(zhù)鏡子倚坐在那里的顧采薇說(shuō)道:“好了,顧小姐,我們之間扯平了,我幫了你一次,你也幫了我一次?!?/p>

顧采薇笑了笑,這個(gè)家伙還真的是個(gè)有意思的人,只可惜了,他是一個(gè)漢奸。

周楚風(fēng)拉開(kāi)了化妝間的門(mén),看到的卻是美奈子那張無(wú)比失落的臉,還有眼淚在那雙美麗的大眼睛中打轉的傷心。

“美、美奈子……”周楚風(fēng)知道她一定是誤會(huì )什么了。

自己襯衣半解,而顧采薇正倚坐在化妝臺上面,臉色蒼白中帶著(zhù)紅暈,兩人都是一副汗津津的樣子,換作是任何一個(gè)人看到這一幕,都會(huì )誤解兩人在剛才肯定發(fā)生一些讓人容易產(chǎn)生無(wú)限香艷遐想的事情。

顧采薇忍不住地輕聲笑了出來(lái),深深地吸了一口煙,然后緩緩地吐了出來(lái),笑得花枝亂顫地說(shuō)道:“周先生,看來(lái),你又要欠我一次了?!?/p>

顧采薇此時(shí)腦子一轉,一個(gè)大膽的念頭在她的心里面迅速地生成,怎么可能會(huì )放著(zhù)如此好的資源不利用?

無(wú)論是沈復興,還是廣田涼一,只要能夠殺掉一個(gè),那么她就會(huì )得到晉升,離開(kāi)藍衣社。實(shí)在不濟的話(huà),她只要殺掉周楚風(fēng),那功勞也足以能夠讓她脫離藍衣社了。

周楚風(fēng)看著(zhù)那風(fēng)情萬(wàn)種的顧采薇,忍不住地露出了一個(gè)意味深長(cháng)的笑容,他的身邊需要一個(gè)聰明的女人,這個(gè)顧采薇,除了名聲有些過(guò)于招搖之外,其他的還是有可取之處的,而且,最重要的是,她現在是自己“名正言順”的“女朋友”。

美奈子回到了沙發(fā)上,忍不住地抽噎了起來(lái),廣田涼一安慰著(zhù)自己的這個(gè)寶貝女兒,美奈子對這個(gè)周楚風(fēng)念念不忘,更是一路從日本追到了關(guān)東,又從關(guān)東追到了天津衛來(lái),這讓廣田涼一心中有怒氣卻無(wú)處發(fā)泄。

“美奈子,怎么了?”

廣田涼一在自己這個(gè)女兒面前顯得有些手足無(wú)措。

美奈子哽咽地說(shuō)道:“父親,周桑和顧小姐兩人已經(jīng)做了夫妻了。我心里很難過(guò)?!?/p>

“哦?”廣田涼一的心漸漸地變涼,這個(gè)周楚風(fēng)也太不識抬舉了?!吧蛏?,周楚風(fēng),結婚了嗎?”

沈復興搖搖頭,“還沒(méi)聽(tīng)說(shuō)有婚訊?!?/p>

“美奈子,周楚風(fēng)還沒(méi)有結婚,你還有機會(huì )?!睆V田涼一安慰著(zhù)女兒,而美奈子的眼淚掛在臉頰上,略顯稚氣地問(wèn)道:“可是,可是我看見(jiàn)他們在一起做那種羞人的事情了,而且顧小姐還流了好多血?!?/p>

“好了,乖女兒,你也聽(tīng)到了,周楚風(fēng)還沒(méi)有結婚,一切也都是未知的嘛。你要是喜歡周楚風(fēng),你就大膽去追求,放心,哦道桑(爸爸)絕對支持你的,好了,現在去跳一支舞去吧?!?/p>

美奈子點(diǎn)點(diǎn)頭,知道自己的父親和眼前的這位沈桑有事要談,乖巧地離開(kāi)了。

廣田涼一的眼神變得銳利了許多!

他把目光投向了坐在一旁的沈復興,“沈桑,梁竹林被暗殺在了豐和園的門(mén)口,不知道你清楚這件事情嗎?”

“有這等事?”

“梁桑和您一樣,是我們大日本帝國最尊貴的客人,他的死我們是一定要有個(gè)說(shuō)法的,沈桑,你們維持會(huì )是不是也應該配合我們駐屯軍一起行動(dòng),將破壞大東亞共榮圈的宵小鼠輩一網(wǎng)打盡?”

沈復興的臉上依然掛著(zhù)笑容,他輕輕地點(diǎn)點(diǎn)頭:“廣田司令,請放心,整個(gè)天津衛都在你我的控制之下,現在,是應該還天津衛一個(gè)安穩了?!?/p>

廣田涼一端起了杯子,對著(zhù)沈復興笑著(zhù)點(diǎn)點(diǎn)頭?!澳蔷妥N覀兊暮献饔淇?,共建大東亞共榮!”

“好!”沈復興也端起了酒杯,而此時(shí)廣田涼一將酒杯放到自己的唇邊,突然間想到了什么,淡淡地說(shuō)道:“沈桑,周楚風(fēng)開(kāi)車(chē)到您家去,一定會(huì )路過(guò)豐和園的吧,這件事情他會(huì )不會(huì )?”

還沒(méi)有等廣田涼一說(shuō)完,沈復興更是一臉笑意地搖了搖頭,“他啊,不會(huì )的?!?/p>

“沈桑對他很是了解?!睆V田涼一將已經(jīng)放到唇邊的酒稍稍地挪開(kāi)了一些,“對他也很是重器的嘛!”

“呵呵,我的人,我自然放心?!闭f(shuō)完,沈復興更是直接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。

廣田涼一將酒杯再一次地放到唇邊,笑著(zhù)說(shuō)道:“沈桑很自信?!闭f(shuō)完,同樣地一飲而盡,而就在這個(gè)時(shí)候,周楚風(fēng)摟著(zhù)顧采薇的腰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。

看到兩人一副郎才女貌的樣子,沈復興也忍不住地調侃起了兩人:“兩位這一對俊男美女,倒也是讓我們這兩個(gè)孤老頭子好生羨慕??!”

“沈老板,我可是聽(tīng)出來(lái)了,您這是笑話(huà)我呢?!鳖櫜赊币桓眿擅牡卣f(shuō)道,而周楚風(fēng)更是扶著(zhù)顧采薇坐在了他的身邊。

廣田涼一打量著(zhù)顧采薇,透過(guò)眼鏡片,顧采薇能夠感覺(jué)得到廣田涼一冷冷的眼神:“采薇小姐,聽(tīng)說(shuō)您在天津衛很是出名,我也早就想慕名而來(lái),沒(méi)想到卻讓我們的周桑捷足先登了?!?/p>

“廣田司令,您現在來(lái)照顧我們大東林的生意也不算晚啊,以后我還得多多仰仗您兩位大佛??!”

“顧小姐說(shuō)笑了。周桑,值此良宵美景,你現在應該請顧小姐跳一支舞了?!闭f(shuō)著(zhù),廣田涼一死死地盯著(zhù)顧采薇的腿,好像能夠透過(guò)裙子能夠看到一切。

顧采薇心中一驚,同樣是不遜于沈復興的老狐貍,現在她確實(shí)是腿上有傷,行動(dòng)不便,如果要是真的跳一支舞的話(huà),自己就會(huì )原形畢露了,廣田涼一這個(gè)日本人,已經(jīng)懷疑到自己的頭上了嗎?

顧采薇的心中忍不住地想道,與此同時(shí),周楚風(fēng)也在暗暗焦急,真的要是在這種場(chǎng)合之下被看出來(lái),不光是顧采薇要倒霉,連帶著(zhù)自己也要倒霉。

怎么辦?

現在擺在他們兩個(gè)人面前的,是同樣的一道難題。

廣田涼一這老狐貍,一下子就將兩人推到了進(jìn)退兩難的地步,而沈復興并沒(méi)有搭腔,他也在觀(guān)望,時(shí)間,留給兩人的不多,思考,也只能是一兩秒的事情。

周楚風(fēng)直接站了起來(lái),對著(zhù)顧采薇行了一個(gè)禮,然后將手伸到顧采薇的面前,笑著(zhù)說(shuō)道:“采薇,跳一支舞吧?”

說(shuō)著(zhù),周楚風(fēng)就將顧采薇抱了起來(lái),兩人面貼著(zhù)面,腰靠著(zhù)腰,在如此近距離之下,顧采薇只感覺(jué)到身子一輕,她整個(gè)人就被帶了起來(lái)。

兩人就這樣款款地來(lái)到舞池中,顧采薇狠狠地瞪了這個(gè)家伙一眼,而周楚風(fēng)無(wú)奈地笑道:“這支舞,我們必須跳!”

“可是我腿上的傷?”

“放心,有我呢!”很快地,周楚風(fēng)跟上了節奏,而顧采薇的腳剛要著(zhù)地,就被周楚風(fēng)環(huán)在腰上的手提了起來(lái),她的腳只是虛點(diǎn)在了地上,不過(guò)從廣田涼一坐的位置來(lái)看,根本就看不出來(lái)有任何的破綻。

只不過(guò)讓周楚風(fēng)有些尷尬的是,這需要和顧采薇親昵接觸,從手上傳來(lái)那種絲滑般但是卻緊實(shí)的觸感,讓周楚風(fēng)吃盡了便宜。

“你!”

顧采薇狠狠地瞪了周楚風(fēng)一眼。

周楚風(fēng)還過(guò)來(lái)的卻是一個(gè)抱歉的眼神,手上的動(dòng)作越來(lái)越大膽,顧采薇的眼神都快要噴出火來(lái)了,但是周楚風(fēng)卻只能抱以一個(gè)無(wú)奈的笑容。

“沈桑,顧小姐看起來(lái)好像腿腳不方便??!”遠處,廣田涼一幽幽地說(shuō)道。

“哈哈,年輕人嘛,總愛(ài)做一些風(fēng)流事,顧小姐和楚風(fēng)兩人多年未見(jiàn),做出些出格的事情來(lái)也是在所難免的嘛,畢竟,我們中國有句古話(huà):人不風(fēng)流枉少年嘛!”沈復興笑言道,看到兩人之間親昵的樣子,沈復興對周楚風(fēng)更是贊賞不已。

看到廣田涼一露出一臉疑惑的樣子,沈復興更是笑著(zhù)說(shuō)道:“從一個(gè)女孩子蛻變成一個(gè)女人,總是要經(jīng)歷過(guò)一個(gè)痛苦的過(guò)程,而當這個(gè)過(guò)程結束之后,就會(huì )苦盡甘來(lái)了?!?/p>

廣田涼一的臉上露出了釋然的笑容,只不過(guò)他的眉頭更是在印堂上擰成了一個(gè)“川”字,他的寶貝女兒只怕是要傷心了。

“你和那個(gè)美奈子,是什么關(guān)系?”顧采薇搭在周楚風(fēng)肩頭的手正好放在了被她咬到的地方,周楚風(fēng)知道,顧采薇絕對是故意的。

周楚風(fēng)被顧采薇如此地欺負,那是因為他的手還依然落在顧采薇的腰間,只不過(guò)手上的力道依然不減,只是不停地抽著(zhù)冷氣:“你們女人是不是都這么八卦?”

“咯咯咯咯!”顧采薇只是笑,只不過(guò)她搭在周楚風(fēng)肩頭的那只手漸漸地用上了力道。

“好吧,好吧,她是我在早稻田大學(xué)的同學(xué)?!?/p>

顧采薇有些猶疑地問(wèn)道:“就這些?”

“那你還希望有些什么?”女人真的是一種很神奇的動(dòng)物,周楚風(fēng)知道這場(chǎng)戲還必須要演下去,而且還要圓滿(mǎn)地成功!

“那個(gè)日本女孩看你的眼神不一樣,依我看來(lái),她絕對喜歡你。如果你要是和這個(gè)美奈子結婚的話(huà),以后你的前途大大的?!?/p>

周楚風(fēng)笑了起來(lái),“果然是婦人之見(jiàn),如果我要是和美奈子走在一起,只怕我現在,呵呵,早就已經(jīng)尸骨無(wú)存了?!?/p>

“他老爸可是日本人駐天津衛駐屯軍司令!你只怕會(huì )是榮華富貴享用不盡?!?/p>

“你知道一山不容二虎嗎?”周楚風(fēng)輕描淡寫(xiě)地說(shuō)道,只是眉梢老是一跳一跳的,這個(gè)顧采薇還真的是一朵帶刺的玫瑰,雖然漂亮,但是也容易把自己給扎傷了,現在的他,可以說(shuō)得上是痛并快樂(lè )著(zhù)。

“原來(lái)如此!”

顧采薇露出了一個(gè)會(huì )心的笑容,這個(gè)周楚風(fēng),并不笨!想要憑借自己的美貌有目的的從他身上套取情報的話(huà)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周楚風(fēng)的手還在自己的身上不停地摩挲著(zhù),他的目光不經(jīng)意地瞥到了沈復興的臉上,這位自己的老板卻是一臉地滿(mǎn)意,他現在做的正是沈復興希望他做的,不過(guò)他這樣做,也把另外一個(gè)女孩的心傷透了。

看著(zhù)美奈子一臉的失落和廣田涼一平靜的神色下那難掩的憤怒,周楚風(fēng)知道,今天晚上自己的目的達到了。

“你是不是很關(guān)心那個(gè)日本女孩子?”

顧采薇在周楚風(fēng)的耳邊輕聲地問(wèn)道。

周楚風(fēng)露出了一個(gè)溫柔的笑容:“現在在我身邊的女孩子是你,我們兩個(gè)人只要完整把這一支舞跳下來(lái)就可以了?!?/p>

“你還真的是一個(gè)不解風(fēng)情的男人?!?/p>

周楚風(fēng)不再說(shuō)話(huà),而是認真地跳舞,目不斜視,只是透過(guò)他那深邃的目光下,隱藏著(zhù)一絲絲的灼熱。

一支舞曲結束,顧采薇已然是有些疲憊,而周楚風(fēng)很是親昵的摟著(zhù)顧采薇來(lái)到沈復興他們的身邊,廣田父女此時(shí)已經(jīng)離開(kāi)了,只留下沈復興一個(gè)人獨自地品酌著(zhù)紅酒,一副陶醉得怡然自得的樣子。

“沈老板。我送您回去?!?/p>

周楚風(fēng)平靜地說(shuō)道,仿佛廣田父女的離開(kāi),并沒(méi)有感到一絲絲的驚訝,沈復興將高腳杯放下,目光在顧采薇的臉上打量了幾下,露出了和平時(shí)一樣的笑容:“楚風(fēng),我自己可以,倒是你,不要辜負了和顧小姐的良辰美景??!”

顧采薇嬌嗔地狠狠剜了周楚風(fēng)一眼,那萬(wàn)種的風(fēng)情,自然也讓周楚風(fēng)心中一顫。

“好了好了,楚風(fēng),你不用擔心我,我已經(jīng)安排方不凡來(lái)接我了,你可不要辜負了顧小姐的一片美意。顧小姐,要是楚風(fēng)欺負了你,你大可來(lái)找我,我會(huì )狠狠地幫你出口氣的。哈哈哈哈!”

“哪里敢啊,沈老板,還希望你能夠多多地提攜楚風(fēng)?!?/p>

“那是自然,那是自然??!好了,我這老頭子就不打擾你們的好事了,先走了,告辭,告辭!”沈復興臉上的笑容真誠無(wú)比,如果要不是兩人都深知這個(gè)老家伙的底的話(huà),估計會(huì )被這慈祥的外表所欺騙。

兩人目送著(zhù)沈復興的車(chē)子遠去,消失在了夜色之中。

周楚風(fēng)并沒(méi)有松開(kāi)摟住顧采薇的手,兩人依然緊實(shí)地握在一起,倒是顧采薇狠狠地對著(zhù)這個(gè)家伙翻了個(gè)白眼。

“戲演完了,你的這只臟手也該從我的身上拿開(kāi)了?!?/p>

顧采薇也淡淡地說(shuō)道,完全沒(méi)了剛才的那股子媚勁。

周楚風(fēng)搖搖頭,認真地對著(zhù)顧采薇說(shuō)道:“不,戲還沒(méi)完,這場(chǎng)好戲才剛剛開(kāi)始,顧采薇,從今天開(kāi)始,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,沈老板會(huì )無(wú)時(shí)不刻地監視著(zhù)我們,直到打消他的疑慮為止?!?/p>

“什么?”顧采薇大吃了一驚。

周楚風(fēng)無(wú)奈地苦笑了一下,“是真的,很抱歉把你卷進(jìn)這場(chǎng)爭斗中來(lái),這場(chǎng)戲,還得好好演下去。你放心,我們兩人之間,只是演戲!”

周楚風(fēng)將顧采薇抱上車(chē),然后坐在了駕駛座上,發(fā)動(dòng)了車(chē)子,顧采薇皺了皺眉頭,有些警惕地問(wèn)道:“我們這是要去哪里?”

“我家!”

“為什么?”顧采薇柳眉輕皺。

“我家樓下、左鄰右舍都是維持會(huì )的人,我今天晚上要是不和你回到那里,明天肯定會(huì )有報告送到沈老板的手中,所以,今天晚上你必須要和我到我住的地方?!敝艹L(fēng)十分認真地說(shuō)道。

這個(gè)家伙,絕對不簡(jiǎn)單。

顧采薇在心里面暗暗地想道,這個(gè)家伙的心思很是縝密,如果自己要是流露出哪怕是一丁點(diǎn)兒的疏漏來(lái),肯定會(huì )被這個(gè)家伙給發(fā)現的。不過(guò)這么絕佳的好機會(huì ),顧采薇并不愿意放過(guò)。

為了身在南京的家人,她必須得這么做,哪怕是犧牲自己也在所不惜。

就在顧采薇思索的這段時(shí)間,車(chē)子已經(jīng)停在了周楚風(fēng)的住所樓下,將顧采薇抱上樓,然后門(mén)就緊緊地鎖實(shí)了。

“這里是你住的地方?”

顧采薇環(huán)顧著(zhù)四周,簡(jiǎn)單得要命,一張床一張桌子,一把椅子一個(gè)柜子,冬天用的火盆,夏天用的風(fēng)扇,除此之外,別無(wú)他物。

周楚風(fēng)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認真地說(shuō)道:“沒(méi)錯,我才剛到天津衛,暫時(shí)先安置在這里,估計以后會(huì )另有安排?!?/p>

桌子上面,一支鋼筆幾張紙,紙簍子里面只有一個(gè)揉成一團的紙,趁著(zhù)周楚風(fēng)不注意,顧采薇揀起那個(gè)紙團,打開(kāi)之后掃了一眼,上面龍飛鳳舞地寫(xiě)著(zhù)兩行話(huà):“國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!”

顧采薇看不透眼前的這個(gè)男人,他好像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,但又讓別人無(wú)法理解他這么做的原因。

顧采薇趕緊將紙團再揉成一團,趁周楚風(fēng)不備扔回紙簍中。

“你先坐會(huì )兒,我幫你倒杯水?!?/p>

周楚風(fēng)將椅子擦干凈,然后倒了一杯熱水放在顧采薇的身邊,將火盆點(diǎn)燃,整個(gè)屋子里面漸漸地多了一層溫暖。

周楚風(fēng)站起來(lái),將窗簾拉上,走到衣柜前,拿出一套被子,對著(zhù)顧采薇說(shuō)道:“今天晚上,就委屈顧小姐了?!?/p>

“什么?”

不等顧采薇反映,周楚風(fēng)一把就將顧采薇摟在了懷里面,臉更是直接貼著(zhù)顧采薇的臉頰,顧采薇有些不解,而周楚風(fēng)將外衣脫掉,將顧采薇抱了起來(lái),放在了床上,然后伸手將臺燈熄掉。

“你做什么?”

顧采薇還從來(lái)沒(méi)有如此貼近一個(gè)男人,黑暗中的周楚風(fēng)抓住了顧采薇直接摑向自己的臉的纖手,壓低了聲音,冷靜地說(shuō)道:“想要知道為什么嗎?來(lái),你看看!”

沒(méi)有一絲絲的輕浮,這也讓暴怒下的顧采薇冷靜了下來(lái)。

“看什么?”顧采薇沒(méi)好氣地說(shuō)道。

周楚風(fēng)躡手躡腳地爬了起來(lái),走到了窗戶(hù)邊,然后朝著(zhù)顧采薇招了招手,顧采薇也同樣地來(lái)到窗邊,“裝神弄鬼,你倒底想要讓我看什么?”

周楚風(fēng)拉開(kāi)了窗簾的一道細縫,對著(zhù)顧采薇說(shuō)道:“看到對面那公寓前的門(mén)房了嗎?就是正對著(zhù)我們亮燈的那個(gè)?!?/p>

顧采薇瞅了過(guò)去,確實(shí)是,燈亮著(zhù),而燈下面,卻是一個(gè)老頭在打盹兒。

“這是維持會(huì )的明哨?!?/p>

“那里那個(gè)一直不停地游走著(zhù)賣(mài)香煙的男孩,就是游哨?!表樦?zhù)周楚風(fēng)一指,顧采薇看到一個(gè)男人胸前掛著(zhù)一個(gè)香煙攤,手里擎著(zhù)兩包香煙,在不停地叫賣(mài)著(zhù)。

“坐在那里乞討的,就是暗哨了?!?/p>

顧采薇扭回頭,一雙大眼睛注視著(zhù)周楚風(fēng),“你怎么會(huì )知道?”

“明哨太直白,游哨又太死板,暗哨呢簡(jiǎn)直就是愚蠢,實(shí)在是太過(guò)于扎眼了。哼,我估計明天一早,今天晚上我幾點(diǎn)回家、和誰(shuí)一起回家、幾點(diǎn)休息、幾點(diǎn)起床的記錄,就已經(jīng)擺在沈老板的桌子上了?!?/p>

顧采薇心中一顫,現在,她都有些弄不清楚,自己和周楚風(fēng),誰(shuí)才是獵人,誰(shuí)才是獵物了,顧采薇有些不安地問(wèn)道:“你是怎么發(fā)現的?”

周楚風(fēng)笑了笑,并沒(méi)有說(shuō)話(huà),突然間他更是直接坐在床上,然后不停地扭動(dòng)著(zhù),床咯吱咯吱的聲音響了起來(lái)。

按“鍵盤(pán)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(pán)右鍵→”進(jìn)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(dòng)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