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作者:翟鵬延   |  字數:6507  |  更新時(shí)間:2017-12-20 15:40:35  |  分類(lèi):

軍事小說(shuō)

民國27年冬,天津衛這座近代以來(lái)飽受列強摧殘的古老城市,迎來(lái)了新的統治者。冬至日,漫天飛舞的白雪也無(wú)法遮住掛滿(mǎn)了大街小巷的帶著(zhù)紅穗邊的太陽(yáng)旗,還有隨處可見(jiàn)的身著(zhù)黑色“昭和五式”軍服的巡邏憲兵。

法租界最出名的大飯店豐和園外,倒是一片喜氣洋洋的歡愉氣氛,來(lái)往的都是一些達官顯貴,而在不遠處陰暗的角落里面,有幾道目光死死地注視著(zhù)每一個(gè)進(jìn)出豐和園的人。

“弟兄們,今天晚上我們就要讓梁竹林這個(gè)大漢奸的名字成為歷史。我負責在梁竹林的汽車(chē)后守候,薛東仁負責開(kāi)槍?zhuān)渌素撠熝谧o我們。如果我們兩個(gè)人都失手了,大家要不惜代價(jià),一定要擊斃他?!币粋€(gè)年輕還略帶稚氣的半大男孩壓低了聲音,異常冷靜地說(shuō)道。

“若愚兄放心,不成功,便成仁!”

同樣看起來(lái)年紀不大的薛東仁忍不住地摸了摸藏在腰間的那把馬牌擼子,目光鎖定了豐和園門(mén)口,忍不住地深吸了一口氣。

一只手輕輕地拍在了他的肩膀上面,位于他身后的孫大智(字若愚,天津衛興安飯店的少東家)投過(guò)來(lái)一個(gè)鼓勵般的堅定眼神,薛東仁重重地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他們今天晚上的所做所為,將會(huì )震動(dòng)已經(jīng)淪陷在日本鐵蹄下的天津衛。

剛過(guò)了晚上六點(diǎn),夜色就已經(jīng)籠罩了這座古老的城市。

幾個(gè)年輕人等著(zhù)有些不耐煩了,臉上明顯地露出了焦躁的神情,就在他們快要失去耐心的時(shí)候,飯店的門(mén)突然間打開(kāi)了,從里面走出來(lái)一群人。

居中的是身著(zhù)長(cháng)袍馬褂的梁竹林,也就是他們的目標。

在幾個(gè)同好的陪同下,酒足飯飽后的梁竹林出現在了門(mén)口,隱藏在暗處的幾個(gè)年輕人眼前一亮,等待多時(shí)的機會(huì )終于出現了。

梁竹林的車(chē)穩穩地停在了豐和園飯店的門(mén)口,梁竹林和他的那些同好們邊說(shuō)邊笑地走向了汽車(chē)旁,寒暄著(zhù)道別。

“行動(dòng)!”

簡(jiǎn)捷的兩個(gè)字,孫大智干脆利索地說(shuō)道,所有人都將圍在脖子上的黑布拉了起來(lái),遮住了稚氣的臉頰。

話(huà)音剛落,幾道矯健的身影在夜色的遮掩之下,快速地朝著(zhù)目標接近著(zhù)。

梁竹林并沒(méi)有意識到危險在接近著(zhù)自己,日本人能順利地攻入天津衛,自己可是大大的功臣。

現在就連整個(gè)天津衛都是日本人的,可以說(shuō)自己在這一畝三分地上面是要風(fēng)得風(fēng),要雨得雨,以前對自己眼高于頂、不屑一顧的家伙們現在卻是對自己點(diǎn)頭哈腰、拼命巴結,這讓梁竹林心里很是舒暢,他很是享受這種樂(lè )趣。

呯,異變突起,槍聲驟響。

突然間,梁竹林一陣寒毛發(fā)栗,幾個(gè)行色匆匆的年輕人引起了他的警覺(jué),他下意識地躲了開(kāi)去,可是肩頭逐漸蔓延開(kāi)的劇痛,讓他知道自己中招了。

聽(tīng)到槍聲,原本嘻嘻哈哈打鬧成一團的同好們頓時(shí)抱頭鼠竄,全然沒(méi)了剛才的道義情誼,如鳥(niǎo)獸散狀逃了開(kāi)去。

槍打在車(chē)身前,泛起朵朵火花,梁竹林一臉的緊張,原本酒后上臉落下來(lái)的潮紅色,迅速地消褪,變成了煞白色,梁竹林突然間清醒地認識到,這群來(lái)歷不明的混蛋的目標,赫然就是自己。

受驚的梁竹林被肩頭傳來(lái)的劇痛驚醒,他一頭捂著(zhù)槍傷,回頭就跑飯店里面跑,嘴里還不停地大喊著(zhù):“殺人了,殺人了!”

被槍聲驚得向兩邊逃竄的同好們,正好把梁竹林暴露在了空曠的飯裝前,已經(jīng)撥出槍的孫大智發(fā)現第一槍沒(méi)能射殺梁竹林,更是來(lái)不及懊惱,迅速地補射了一槍?zhuān)訌棽黄灰械厣渲辛肆褐窳值暮竽X勺。

瞬間,梁竹林這個(gè)大漢奸倒在了血泊中。

“抗日殺奸,復仇血恥!”

完成任務(wù)的孫大智大喝了一聲,然后和同伴們對視了一眼,迅速地沖入了豐和園旁邊的中原公司的側門(mén),穿過(guò)大廳,奔向了前門(mén)。

而此時(shí),在前門(mén)處,一位身著(zhù)蔥綠色繡花旗袍的女人,肩著(zhù)搭著(zhù)一條白色的貂皮披肩,俏生生地站在前門(mén)門(mén)口處,神態(tài)怡然地盯著(zhù)從遠處跑過(guò)來(lái)的這群年輕人。

二十多歲的年紀,正是生得俏麗粉嫩的時(shí)候,螓首蛾眉,云鬢輕繞,綽約多姿,豐韻娉婷,面對著(zhù)這群年輕人,女人很是淡定,溫潤的紅唇輕翹,就連那雙明亮的大眼睛中也夾雜著(zhù)一絲欣喜和歡悅。

“采薇姐!”

孫大智對著(zhù)女人凝重地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腳步并沒(méi)有絲毫的停滯,只是在掠過(guò)女人身邊的時(shí)候放慢了一些,對著(zhù)這漂亮女人輕言道。

這迷人的女子叫做顧采薇,也是這次鋤奸行動(dòng)的總指揮。

“從這里出去,穿過(guò)圍欄后就到了估衣店的后門(mén),進(jìn)了估衣店之后有人會(huì )為你們準備好合適的‘皮’(衣服),‘垃圾’(手槍?zhuān)┓诺綇淖髷档谌齻€(gè)舊衣簍子里面,你們幾個(gè)人分三路撤離,乾路先坐車(chē)去塘沽機場(chǎng),坤路到天津車(chē)站,兌路上太古碼頭,到時(shí)候會(huì )有人接應你們?!?/p>

一行幾人點(diǎn)點(diǎn)頭,稍作駐足然后就飛快地離開(kāi)了。

“采薇姐,那你怎么辦?不跟我們一起走?”

今天晚上的行動(dòng)能夠如果順利,都是出自這位美女之手,而她更是這幾個(gè)熱血青年的接頭人,孫大智對這位漂亮的女孩的才智與美貌仰慕不已。他相信,這世界上每一個(gè)男人遇到像顧采薇這樣的美女,都會(huì )有愛(ài)慕之心的。

顧采薇笑了笑,用纖纖柔荑輕輕地捋了捋散落在鬢角的青絲,“我還有自己的任務(wù),快走吧,若愚,再晚一點(diǎn)兒就不好走了?!?/p>

孫大智心思微顫,嘴唇輕輕喃動(dòng),卻如鯁在喉,只是深情地望了顧采薇一眼,追上自己的同伴,匆匆地消失在了濃濃的夜色之中。

轉過(guò)頭來(lái)的顧采薇嘴角輕輕一揚,而就在這個(gè)時(shí)候,從樓上下來(lái)一位公子哥,顧采薇對他甜甜的一笑,然后款款地迎了上去。

“采薇,讓你久等了?!?/p>

男人戴著(zhù)眼鏡,一臉關(guān)切地問(wèn)道,而眼中毫不掩示地露出了狂喜之色。

“張公子,我只不過(guò)是一個(gè)小小的歌女,等一會(huì )兒也是應該的?!鳖櫜赊碧焐鷥让?,無(wú)論哪一個(gè)男人都對她神魂顛倒。

張遠航,正是她今天行動(dòng)的掩護,中原公司的少東家,她出現在這里,需要一個(gè)合情合理的解釋?zhuān)鴱堖h航,就是她的解釋。

面對顧采薇,張遠航露出了一副癡迷的神色,“罪過(guò)罪過(guò),看來(lái)采薇仙子的心里面已經(jīng)在埋怨我了,放眼這天津衛,哪個(gè)人不知道采薇仙子你的芳名?采薇仙子想要垂青誰(shuí),那是他莫大的榮幸?!?/p>

顧采薇被這男人的奉承惹得花枝亂顫,“張公子,就數你會(huì )哄女孩子開(kāi)心?!?/p>

“過(guò)獎過(guò)獎,怎么今天想起到我這里來(lái)轉轉了?”

“怎么?張公子是不希望我來(lái)這里了?那好,小女子現在就走,以免污了張公子這塊風(fēng)水寶地?!?/p>

顧采薇的一顰一笑,都是那般地吸引人,無(wú)論哪個(gè)男人都會(huì )對她神魂顛倒的。

“怎么可能?采薇仙子大駕光臨,讓我這小店蓬蓽生輝??!要不采薇小姐賞個(gè)光,地方隨你挑,本公子向你賠個(gè)不是?”張遠航擺出一副紳士的樣子,心里面卻是已經(jīng)樂(lè )開(kāi)了花兒,能夠獲取顧采薇的芳心,對于他來(lái)說(shuō)那簡(jiǎn)直是莫大的榮耀。

“整個(gè)天津衛,哪里有一家能夠比得過(guò)我們大東林舞廳??!”

而顧采薇的心里面更是笑了起來(lái),魚(yú)兒上鉤了。

就在這個(gè)時(shí)候,外面的警笛聲響了起來(lái),混亂聲中夾雜著(zhù)槍聲,張遠航有些緊張地望了望樓側,他有些猶豫了,最近世道不太平,張遠航就算是再癡戀這漂亮女孩,也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開(kāi)玩笑。

看到張遠航露出一絲膽怯之色,顧采薇知道自己的計劃可能要失敗,她沒(méi)想到這繡花枕頭居然如此地中看不中用,居然膽小怕事成這慫包樣。

“采薇小姐,要不今天就算了吧,街上亂哄哄的,日本人可是橫得緊,要是出點(diǎn)兒意外,就不好了?!?/p>

顧采薇心中嘲笑著(zhù)這個(gè)軟弱的家伙,這個(gè)家伙簡(jiǎn)直就是草包一個(gè),也正是像這樣的草包太多,才會(huì )落得個(gè)國破家亡的這樣破壞局面。

心中雖有鄙意,臉上卻是沒(méi)有絲毫的表露出來(lái),顧采薇反而是露出了一絲失望的神色,心灰地說(shuō)道:“好吧,既然是這樣的話(huà),那就不打擾張公子了,希望到時(shí)候您可以多多照顧我們大東林的生意?!?/p>

“那是,那是!一定,一定!”

張遠航點(diǎn)頭哈腰地笑著(zhù)離去,跑得卻是比兔子還要快。

面對著(zhù)落荒而逃的這位張公子,顧采薇終于可以不用管理自己的表情了,一臉地鄙夷和不屑。

看來(lái),今天得另找擋箭牌了。

顧采薇心里面忍不住地想道。她款款地離開(kāi)中原公司,大街上已經(jīng)亂成了一團,黑色的軍服到處都是,梁竹林的死已經(jīng)傳了開(kāi)去,那些日本憲兵隊也跟著(zhù)行動(dòng)了起來(lái)。

“站??!”

一個(gè)生硬而且極不標準的聲音從顧采薇的身后傳來(lái),顧采薇的心一緊,那個(gè)聲音聽(tīng)起來(lái)非常地別扭,是個(gè)日本憲兵。

顧采薇咬了咬牙,這個(gè)時(shí)候必須得想辦法盡快離開(kāi)這里,日本人不是傻子,大晚上的,自己一個(gè)女人獨自出現在街上,而且又距離發(fā)生命案不遠,肯定會(huì )被引起懷疑的,她當然知道,日本人可不會(huì )和自己理論的,他們更喜歡用槍說(shuō)話(huà)。

怎么辦?

雖然是凜冬,但是她的額頭還是滲出了汗珠,顧采薇知道留給自己抉擇的時(shí)間不太多了,如果要是這日本兵逼近的話(huà),自己只怕是兇多吉少了。

“轉過(guò)頭來(lái)!”

那僵硬的聲音越來(lái)越近,危險也是離自己越來(lái)越近。

就在這萬(wàn)分危急的時(shí)刻,一輛車(chē)突然間從左邊拐了過(guò)來(lái),車(chē)大燈突然間亮了起來(lái),顧采薇心中一動(dòng),這可是一個(gè)千載難逢的好機會(huì ),還等什么?

“八嘎!”

大概是那日本兵被突然間出現的強光晃暈了眼睛,顧采薇更是面對著(zhù)停在自己身邊的車(chē)子,直接拉開(kāi)了車(chē)門(mén),然后作勢就要跳上去。

呯!

槍聲響起,顧采薇打了一個(gè)趔趄,不過(guò)她依然沒(méi)有停下來(lái),面對著(zhù)生死一線(xiàn)的境地,顧采薇沒(méi)有任何地猶豫,她只能咬緊牙,然后跳上汽車(chē)。

噗噗噗!

汽車(chē)發(fā)動(dòng),很是流暢的倒車(chē)、轉彎、加速,惱怒的日本兵更是直接沖著(zhù)汽車(chē)連開(kāi)了數槍?zhuān)瑓s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(zhù)飛馳的車(chē)身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。

顧采薇忍不住地喘著(zhù)香氣,剛才實(shí)在是太過(guò)于驚險,如果要是遲上那么一秒鐘的話(huà),自己極有可能會(huì )遭遇到更大的麻煩,飛馳的汽車(chē)上,前方駕駛坐上的男人依然嫻熟無(wú)比地駕駛著(zhù)汽車(chē),只不過(guò)在脫離了危險之后,車(chē)子的速度漸漸地降了下來(lái)。

“大晚上的一個(gè)人在街上游蕩,很危險!”

一個(gè)略帶磁性的聲音響了起來(lái),頓時(shí)讓顧采薇警覺(jué)了起來(lái),她的右手更是直接探進(jìn)了自己的坤包中,那里有一把德國產(chǎn)的袖珍蛇牌擼子,顧采薇的手輕輕地扣到了扳機上面。

“你是誰(shuí)?”

如果前面的人對自己心懷不軌的話(huà),老練的顧采薇絕對有把握在三秒之中,將子彈射進(jìn)前面那人的腦袋之中。

前面的那個(gè)男人動(dòng)了動(dòng)車(chē)子的后視鏡,從后視鏡中,顧采薇看到了一個(gè)迷人的笑容,前面那司機對著(zhù)顧采薇說(shuō)道:“姑娘,別緊張,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!”

顧采薇心中略顯驚訝,自己并不認識這個(gè)人,而更讓她驚訝的是,這個(gè)人居然也不認識自己。

在整個(gè)天津衛,能開(kāi)得上汽車(chē)的人當中,極少有人會(huì )不認識自己的,大東林舞廳的當家花旦,這個(gè)名頭可是足夠的響亮。不過(guò),這個(gè)陌生人倒是讓顧采薇竊喜不已??磥?lái),自己的運氣還算不錯,“掩護”自動(dòng)送上門(mén)來(lái)了。

“前面路口我把你放下,記住,現在世道不安穩,沒(méi)什么事情的話(huà),大晚上最好不要出門(mén),尤其是你這樣的美女,要不然的話(huà)會(huì )惹到許多不必要的麻煩的?!?/p>

周楚風(fēng)從車(chē)子的后視鏡中望了過(guò)去,那張楚楚動(dòng)人的臉蛋讓他也是心中一蕩,女人怎能生得如此的禍國殃民,看到她警覺(jué)得如同是一只受到了驚嚇的小貓咪一樣,周楚風(fēng)忍不住地輕笑了起來(lái)。

“你笑什么?”

“沒(méi)什么,看到了一只受傷的可愛(ài)貓咪?!泵鎸χ?zhù)美女,就算是周楚風(fēng)也是忍不住地調侃了幾句。

顧采薇對著(zhù)后視鏡翻了一個(gè)白眼,這個(gè)家伙的笑容很是討厭。

不過(guò)很快地,從小腿上傳來(lái)的痛楚讓顧采薇顧不得理會(huì )這個(gè)家伙了,鮮血透過(guò)厚重的長(cháng)筒絲襪滲了出來(lái),劇痛讓顧采薇忍不住地皺了皺眉頭。

周楚風(fēng)看了看手腕上的瑞士表,從自己出來(lái)到現在已經(jīng)耽擱了不少時(shí)間了。

看到女人那俏麗的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,周楚風(fēng)還是忍不住關(guān)切地問(wèn)道:“怎么了?”

顧采薇鼻子翕動(dòng),剛才沒(méi)有發(fā)覺(jué),到現在才感覺(jué)到疼痛,高挺的鼻梁上面滲出了細微的汗珠,不過(guò)倔強的她抬起頭,輕描淡寫(xiě)地說(shuō)道:“沒(méi)什么,就是剛才讓蚊子叮了一口!”

突然間,車(chē)子驟停了下來(lái),顧采薇差點(diǎn)兒撞到前面的車(chē)座上。

“做什么?”

周楚風(fēng)下了車(chē),打開(kāi)了后廂的車(chē)門(mén),二話(huà)不說(shuō),直接抓起顧采薇的玉足,兩道劍眉輕皺了起來(lái),“中彈了?”

顧采薇伸進(jìn)坤包里的手死死地握著(zhù)槍?zhuān)坏┮沁@個(gè)家伙有什么出格動(dòng)作,或者起了疑心的話(huà),她會(huì )毫不猶豫地下手。

“三八式步槍?zhuān)c(diǎn)五毫米的子彈,你很幸運,遇到的是日本憲兵警務(wù)部隊的家伙,他們的步槍配備的是警務(wù)用的圓彈頭,彈孔很小,沒(méi)有滾轉,出血不會(huì )太多,不過(guò)需要止血?!敝艹L(fēng)說(shuō)道。

顧采薇當然清楚,只不過(guò)現在時(shí)機不對。

嘶啦!

顧采薇只覺(jué)得腿邊一涼,周楚風(fēng)已經(jīng)將她的絲襪扯了下來(lái),原本好好的一件旗袍已經(jīng)被這個(gè)家伙給破壞了。

“你干什么?”

顧采薇有些心疼自己的衣服,對此周楚風(fēng)更是不管不顧,他異常冷靜地說(shuō)道:“給你止血?!?/p>

看著(zhù)這男人不停地對自己動(dòng)手動(dòng)腳,顧采薇的心頭莫名地多了一股惱意,而正在給顧采薇做緊急處理的周楚風(fēng)卻全然沒(méi)有理會(huì )到顧采薇那殺人般的目光。

“忍著(zhù)點(diǎn)兒!”

周楚風(fēng)將扯下來(lái)的布條扎住了小腿根緊緊地扎住,看了看時(shí)間,周楚風(fēng)想了想,然后對著(zhù)顧采薇說(shuō)道:“現在先將你的血止住,過(guò)會(huì )兒想辦法再幫你將彈頭取出來(lái)?!?/p>

回到駕駛坐上的周楚風(fēng)緩緩地將車(chē)子發(fā)動(dòng)了起來(lái),他注視著(zhù)前方,沉默了一會(huì )兒,神色有些凝重地對著(zhù)坐在后面的顧采薇說(shuō)道:“這位小姐,我現在著(zhù)急要去接一個(gè)人。而你現在這樣子行動(dòng)又不方便,今天晚上我希望你能配合我演一場(chǎng)戲?!?/p>

“演戲?”顧采薇驚覺(jué)地說(shuō)道。

“沒(méi)錯!”周楚風(fēng)淡淡地說(shuō)道:“今天晚上救了你一命,會(huì )給我惹來(lái)不少的麻煩,而我又不放心把你一個(gè)人扔在大街上,只不過(guò)你突然間出現在這輛車(chē)上,勢必會(huì )引起那個(gè)人的懷疑,我不想多生事端,所以需要你來(lái)配合我,可以嗎?”

顧采薇點(diǎn)點(diǎn)頭,心里面卻是在想:還以為你是什么大人物,原來(lái)也只不過(guò)是給人開(kāi)車(chē)的司機而已。

“那好,現在我跟說(shuō)的話(huà)你一定要牢牢地記住?!敝艹L(fēng)并不知道顧采薇現在心里想什么,他接著(zhù)說(shuō)道:“我叫周楚風(fēng),28歲,湖南長(cháng)沙人,從小就讀到長(cháng)沙師范一中,18歲留學(xué)日本,學(xué)的是機械制造,21歲回國,擔任駐關(guān)東軍司令部三級翻譯,前天剛到的天津衛?!?/p>

顧采薇心中一驚,沒(méi)想到這個(gè)小小的司機的履歷居然如此地豐富。

居然是個(gè)日文翻譯官,而且還在關(guān)東軍司令部就過(guò)職,不過(guò)更重要的是,這個(gè)家伙居然是一個(gè)徹頭徹尾的漢奸!

聽(tīng)到這里,顧采薇又握住了那把袖珍蛇牌擼子,現在的她恨不得馬上開(kāi)槍?zhuān)瑲⒘诉@個(gè)民族的敗類(lèi)。

周楚風(fēng)看了看后視鏡中的顧采薇神色略微有些不悅,對著(zhù)顧采薇說(shuō)道:“我的說(shuō)完了,該你了!”

“該我什么?”

“介紹一下你自己,要挑重點(diǎn)說(shuō)。我剛才說(shuō)了,我不想給自己惹不必要的麻煩,那個(gè)人看到你在車(chē)上,肯定會(huì )對你感興趣的,你必須要知道我曾經(jīng)的一些事情,而我,也必須要從你那里了解你曾經(jīng)的事情?!?/p>

顧采薇眼珠子一轉,好奇心也驅使著(zhù)她想要看一看這個(gè)叫周楚風(fēng)的家伙要接的那個(gè)人是誰(shuí),一個(gè)大漢奸開(kāi)車(chē)當司機,只能說(shuō)明他要接的那個(gè)人,要么是更大的漢奸,要么就是日本大軍官。

“顧采薇,26歲,四川重慶人,19歲隨父到天津衛賣(mài)唱,21歲父親不治身亡,現在在大東林舞廳賣(mài)唱!”

“大東林舞廳?”周楚風(fēng)猶豫了起來(lái)。

顧采薇聽(tīng)到周楚風(fēng)的質(zhì)疑聲,心中更是嘲弄了一番:就算我真的是賣(mài)唱的,也要強過(guò)你這個(gè)賣(mài)國求榮的漢奸!

“怎么?瞧不上我這種身份低賤、賣(mài)唱陪笑的女人?”

周楚風(fēng)搖了搖頭,歌女?這個(gè)可真是棘手,她的這個(gè)身份實(shí)在是太過(guò)于招搖了。

“你去過(guò)西安嗎?”

“沒(méi)有!”

“去過(guò)鄭州嗎?”

“沒(méi)有,你問(wèn)這個(gè)做什么?”顧采薇有些不解,這個(gè)男人從出現到現在就一直如同是謎一般。

“濟南呢?你去過(guò)濟南沒(méi)?”

“這個(gè)地方去過(guò),我在那里呆了三年?!鳖櫜赊贝鸬?。

周楚風(fēng)點(diǎn)點(diǎn)頭,然后長(cháng)出了一口氣,目視著(zhù)前方,對著(zhù)顧采薇說(shuō)道:“什么時(shí)候去的?”

“16歲!”

“好,現在記住,我們曾經(jīng)在濟南有過(guò)一段青澀美好的回憶!”周楚風(fēng)抬起手腕看了看表,“還有十分鐘,你好好地準備一下,別到時(shí)候露出了馬腳?!?/p>

顧采薇心中一動(dòng),這只小狐貍原來(lái)是在尋找他們在時(shí)間上和空間上的交叉重合點(diǎn),這個(gè)家伙想要做什么?

“哦,忘了跟你說(shuō)了,現在你記住最重要的一點(diǎn),你是我的女朋友了?!敝艹L(fēng)一本正經(jīng)地說(shuō)道,就好像是在說(shuō)一件事實(shí)。

“什么?”

顧采薇驚得櫻口輕啟,眉頭上掠過(guò)一絲不滿(mǎn)。她的表情全然落在了周楚風(fēng)的眼中,周楚風(fēng)淡淡地說(shuō)道:“當然不是真的,是假的!”

顧采薇恍然大悟,原來(lái)這個(gè)家伙是要借自己的身份來(lái)解釋他為何會(huì )遲到,而又不想讓他接的那個(gè)大人物知道剛才救自己的事情。

顧采薇的心中冷笑了起來(lái),漢奸就是漢奸,像這種貨色的一定要除之而后快。不過(guò)今天晚上要不是他出現的及時(shí),說(shuō)不定自己就暴尸街頭了,而且,現在她也需要周楚風(fēng)來(lái)作為自己的擋箭牌,梁竹林那件事情,也就不會(huì )有人懷疑到她身上了。

按“鍵盤(pán)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(pán)右鍵→”進(jìn)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(dòng)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