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
作者:?jiǎn)?wèn)蒼天   |  字數:2977  |  更新時(shí)間:2017-05-16 09:40:43  |  分類(lèi):

奇幻小說(shuō)

“真不知道,你到底是不是你大哥的親妹妹了,竟然幫著(zhù)一個(gè)堂弟說(shuō)話(huà)!”

秦雅兒明顯是小孩心態(tài),退婚之事,實(shí)屬意氣用事,無(wú)心之舉,并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什么,四弟又是孤傲,自尊心很強的人,這個(gè)仇就這樣接下了,這可好生是好。

“青琳姐,我們去洗澡吧,好熱呢?!鄙瞎偾鄡耗四~頭,說(shuō)著(zhù)就拉著(zhù)葉青琳朝著(zhù)臥室內側走去。

葉府一個(gè)偏僻院落內,沒(méi)有多余的盆景擺設,只有零零總總的幾棵小樹(shù),異常的寒酸。

葉天拳勁如風(fēng),身影如梭,不斷的變換著(zhù)拳勁,時(shí)而快速,時(shí)而緩慢,整個(gè)院落內都是他的身影閃爍。

“不對,不對,這蒼穹煉體術(shù)的威力,怎么還不如葉家的天心煉體術(shù)的,絕對是哪里出問(wèn)題了!”葉天停了下來(lái),從懷中拿出一本精美的典籍,翻開(kāi)看了看。

“招式并沒(méi)有錯!也有詳細的運氣法門(mén),按理說(shuō)應該威力巨大,就拿最后一式兩分世界,聽(tīng)起名字,威力可想而知了!”葉天皺眉不解,一手揚起單掌猛然橫劈出去。

遠處枝繁葉茂的綠枝晃了晃,嘩啦啦,落下了不少樹(shù)葉,不大一會(huì )就恢復原樣了,樹(shù)枝竟然沒(méi)有折落。

“先燒了吧,放在身上,總是一個(gè)禍根,辛辛苦苦竟然得到了一個(gè)中看不中用的東西?!比~天嘆息了一聲。

再次默記了一遍,折返回房間內,掀開(kāi)爐蓋,拿起手中印有蒼穹煉體術(shù)的圖卷直接拋入其中,“刺啦”一聲。

火苗竄入丈米高,許久又緩緩的熄燃下去,很快就又再次劇烈燃燒了起來(lái),葉天起初沒(méi)有太在意,如此燃燒持續了一會(huì ),半卷圖卷罷了,硬是一如既往,始終沒(méi)有燒盡。

葉天眉頭緊蹙,露出訝然之色,緩緩的走到火爐旁。

眼神看著(zhù)不斷燃燒的圖卷,每到一個(gè)字的時(shí)候,總會(huì )泛起精粹的墨黑色火光,火花時(shí)而暴躁逆亂,時(shí)而緩慢平靜,整個(gè)過(guò)程很是奇妙。

蒼穹煉體術(shù)分為十二式,簡(jiǎn)直至極,卻已經(jīng)把全身的二百零六塊骨骼和各個(gè)血脈都活動(dòng)了一遍。

大道至簡(jiǎn),古人誠不欺我!

看著(zhù)不斷攢動(dòng)的火花,葉天緊蹙的眉頭舒展開(kāi)來(lái)了,隨手一揮房屋四周布置了禁止,自己則是直接盤(pán)膝坐在爐前。

眼睛緊緊的盯著(zhù)爐火,突然眼眸瞳孔內竄竄而動(dòng),火花四濺而開(kāi),一股冰冷的風(fēng)聲襲過(guò)房間,爐火依就攢動(dòng)不熄。

金剛夜叉王的六個(gè)眼眸四周而定,與葉天一同凝視著(zhù)爐火。

“這絕非平常的火焰了!”葉天側目看了一眼三米開(kāi)外書(shū)桌上的燈火,右手一點(diǎn),剛剛燃著(zhù)便是熄滅了。

“金剛夜叉王神魂意境之下,尋常的火焰根本承受不住如此濃郁至極的殺意!這爐火熊熊燃燒,不熄不搖!直沖上空!定然和燃燒的蒼穹煉體術(shù)的圖卷有關(guān)!”葉天心里驀然道。

“這會(huì )是什么呢?自己沒(méi)有練過(guò)上層的武道,根本不了解,也無(wú)從了解?!比~天眉頭緊皺,很是不解。

看著(zhù)快要熄滅的火焰,牙根一咬,神意一動(dòng),四周的六個(gè)眼眸竄出了兩個(gè),一個(gè)轉圈,旋即直接沒(méi)入了其中。

“嗤啦”一聲。

葉天的身體晃了晃,臉色猛的一紅。

身體之上溫度驟升了二十度不止,極度熾熱,卻并沒(méi)有影響到葉天的神智清醒,趁著(zhù)火焰快要熄滅的時(shí)候。

最后四個(gè)眼眸沒(méi)入其中,“嗤”“嗤”火花蒸騰,被直接粉碎了,六個(gè)眼眸不斷的在閃爍的銘文火焰中粉碎凝聚。

葉天百倍于剛剛的深刻感受到了其中的熾熱和痛楚。

“哈哈,誰(shuí)說(shuō)武道,修神不能同修,竟然如此,竟然如此!”葉天突然大笑了幾聲,揮手卷起爐蓋,直接湮滅了爐火。

六個(gè)眼眸憑空再次凝聚,一閃而入進(jìn)入了葉天的體內。

武道和修神看似涇渭分明去,卻又殊途同歸。

剛剛自己的神魂沒(méi)入燃燒著(zhù)蒼穹煉體術(shù)的火爐中,從其中竟然感覺(jué)到了一股不服輸的強大力量,那種力量遇到常人并不傷害。

但是對神魂卻是有著(zhù)強大的傷害。

這種強大的力量,應該就是武道達到巔峰時(shí)產(chǎn)生的強大意念吧,和修神之人的神魂殊途同歸,蒼穹煉體術(shù)乃是穹天館最基本的煉體之術(shù)。

不知道多少武師,武王,乃至于以后的武圣高手,修煉過(guò)它,那種強大的意念,日積月累,,時(shí)間一久,圖卷中自然而然就產(chǎn)生了這些武道高手的強大意念在其中。

如同神靈一樣。不過(guò)后者是人的念頭所化,廟宇里面的神佛,之所以能屢屢顯靈,就是因為承受了人們的香火供奉和信仰。本來(lái)這個(gè)世間是沒(méi)有神的,信仰的人多了,人們的念頭聚集起來(lái),神佛就誕生了。

換而言之,蒼穹煉體術(shù)圖卷中的意念就如同修神之人的意境,感悟了意境,修煉任何道術(shù)都輕而易舉,領(lǐng)悟武道的意念。

也正是這個(gè)道理。

“只要領(lǐng)悟了武道高手的意念,納入神魂之中,道武雙修就不再是難事!”葉天眼眸內迸發(fā)出一道強大的精光,終于找到了屬于自己的修煉道路了,雖然艱難,卻是最為正確的。

體內神魂之中不斷的破析著(zhù)包裹在其中的道道意念,那些薄弱的意念被葉天毫不客氣的拋棄開(kāi)去,神魂不分晝夜的高負荷的工作。

一直持續到午夜,歷經(jīng)了幾個(gè)時(shí)辰的努力,方才選出了幾道異常強大的意念,盡管只是練武之時(shí)的一絲日積月累的意念。

仍是把葉天的神魂震碎了不止一次。

最后才被強行,納入到了神魂之中。

“呼”“呼”

葉天擦了擦發(fā)梢的汗水,臉上露出了喜色,身影一閃到了外面揮拳直接一掌切割開(kāi)去,兩分世界這一招再次演示出來(lái)。

看著(zhù)空氣中不斷的爆破聲,葉天意識到不妙了,這里是在葉家,自己一直是偷偷練武的。

連忙的中途想要收回兩分世界的力量,可是一旦使出,想要收回又談何容易,面色一凝,眼眸之中精光一閃。

對面憑空凝聚了一尊兇猛的金剛夜叉王,擋在了兩分世界暴亂的力量之前,直接湮滅了兩分世界的力量,夜叉王也頓時(shí)消失了。

“蹬”“蹬”“蹬”

葉天連續退后了十幾步,喉嚨一甜,猛的咽了下去了,臉色青紅不斷,漸漸的平復了一下氣息。

“兩分世界,一往直前,大有弒神滅佛之勇!捅破天機之力,說(shuō)簡(jiǎn)單了就是要求開(kāi)弓沒(méi)有回頭箭的勁道?!比~天望了一眼四周不斷明亮的燈光,身影一閃消失在了院落內,匆忙的回到了房間內。

很快兩個(gè)身影一閃沒(méi)入了院落內,簡(jiǎn)單的交談了兩句,附耳在窗戶(hù)邊望了望,見(jiàn)沒(méi)有什么異樣,方才一閃而逝。

“是什么聲音?”第二天早晨,葉天正在冥神靜思的時(shí)候,突然耳邊出來(lái)了一陣隆隆的鳴炮的聲音,抬頭看了一眼四周,確定是從外面發(fā)出的。

“難道葉家有什么大事發(fā)生不成?”葉天眉頭微皺,走了出來(lái),剛剛打開(kāi)門(mén)卻是迎面碰到了送早飯的小翠,小翠是一臉的笑意。

身上一件淺紅色的絲質(zhì)長(cháng)裙,連同腳上的鞋子都換成了嶄新的,神色中透著(zhù)難以掩飾的喜色,“小翠,難道今天有什么喜事不成?”

“??!少爺”小翠抬頭一看,卻是見(jiàn)到葉天正笑看著(zhù)自己,神色變得支支吾吾的了,“沒(méi)!沒(méi)有什么!”

葉天眉頭皺了皺,小翠心里一緊,忸怩了一番,小聲的說(shuō)道:“大少爺和上官小姐要訂婚了!就是今天在府??!”

“哦!”葉天略微遲疑了一下,隨后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便是回到房間內了。

看著(zhù)葉天淡然的神色,小翠突然有點(diǎn)害怕,是一種說(shuō)不出道不明的感覺(jué),但卻是情不禁的生出。

“少爺,該吃早飯了!”小翠小聲的說(shuō)道,把飯菜放到桌子上,便是慢慢的退后了幾步,好奇的看著(zhù)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少爺。

“少爺,你是不是很生氣?”小翠忍不住的問(wèn)道。

“生氣?”葉天訝然的問(wèn)道,隨后搖了搖頭說(shuō)道:“你說(shuō)我適合娶上官青兒為妻嗎?”

小翠搖了搖頭,想了想又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。

“你是搖頭還是要點(diǎn)頭?”葉天苦笑的看著(zhù)小翠,手中的大明王經(jīng)放在了桌子上。

“少爺現在確實(shí)不適合和上官小姐在一起,不過(guò)以后少爺一定超過(guò)上官小姐的!她會(huì )后悔的?!毙〈溲勐秷砸?,很是認真道。

“呵呵!”葉天笑了笑,“給你喝了半杯龍耳花,你倒是知道向著(zhù)我了,還不知道是誰(shuí),過(guò)去總是要找我的岔!”

“哪有,你都說(shuō)是過(guò)去了!”小翠不好意思的低頭說(shuō)道!

“好了!吃飯吧!”葉天沒(méi)有理會(huì )那么多,擺了擺手說(shuō)道,抬頭之間掃了一眼窗外,透過(guò)矮不高的院墻,外面人來(lái)人往,對于上官青兒葉天并沒(méi)有什么留戀。

按“鍵盤(pán)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(pán)右鍵→”進(jìn)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(dòng)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