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
作者:?jiǎn)?wèn)蒼天   |  字數:2941  |  更新時(shí)間:2017-05-16 09:40:43  |  分類(lèi):

奇幻小說(shuō)

眼前這個(gè)念頭凝聚的巨型大漢,身體凝練,恍如實(shí)體,單看身體已經(jīng)達到了凝虛大成了,要是玉成國的人,自己等人絕對會(huì )知曉的。

“哼,這些狗屁禁令,可管不到我頭上!”巨型大漢滿(mǎn)不在乎的掃了一眼三道光幕,手中鎏金大錘,猛然揮去。

大喝一聲:“小小禁錮之術(shù),給我破!”

“轟”

三道光幕閃爍不斷,堅持不到三息之間,便是轟然粉碎了,漫天落下上百個(gè)凌亂的金色念珠,三個(gè)須發(fā)僧人神色一變,相視一眼,縱身躍下。

“哈哈,臭小子讓你見(jiàn)識見(jiàn)識什么叫做修神,什么才叫較量,一個(gè)勁的亂跑,胡炸,是根本成不了大氣?!本扌痛鬂h大笑一聲。

話(huà)音方落。

揮舞的鎏金大錘,猛然一個(gè)揮動(dòng),一股熾熱的力量好似大漠的赤日普照大地一樣,掃向飛身而落的三個(gè)白須和尚。

三個(gè)白須和尚落下的身影,硬生生的被阻攔了。

“兩位師弟,與我一起祭出佛陀法杖!鎮壓此神魂,不信他真身不至?!逼渲幸粋€(gè)瘦高白須和尚,乃是三人之首的法難和尚,大喝一聲,揚手向天一個(gè)禪杖從體內猛然爆出。

一股醇厚的力量突然爆發(fā)出來(lái),與此同時(shí)形成犄角之勢的另外兩個(gè)白須和尚體內也生出了兩根泛著(zhù)醇厚力量的禪杖。

三根禪杖直接騰入上空,好似遮天布幕一樣擋住了巨型大漢鎏金大錘的熾熱力量,“施主,顯出真身,隨我一同去面見(jiàn)主持,我佛慈悲,會(huì )寬恕你的!”瘦高白須和尚面色肅穆,朗聲道。

“讓我顯出真身,哈哈,我真身遠在百里之遙喝酒吃肉的,哪有這個(gè)功夫過(guò)來(lái)?”巨型大漢哈哈大笑著(zhù)道,眉頭微蹙,看著(zhù)上空三根禪杖,爆發(fā)出的強大力量。

“好醇和,好親切的力量!”離三個(gè)和尚不足百米的葉天,臉上蒼白之色慢慢消逝,連忙盤(pán)膝而坐。

禪杖之上的醇和力量普照四周千米,直接把葉天納入其中了,“咦,佛法同源,這小家伙修煉的是這些和尚的功法!”巨型大漢眼神一掃,發(fā)現了正不斷恢復力量的葉天,心里訝然道。

“我就再幫你一把吧!”巨型大漢心里一動(dòng),手中鎏金大錘翻手直接消失了,整個(gè)人也越來(lái)越淡薄。

三個(gè)白須和尚臉露訝然之色,淡薄的身影突然爆發(fā)出了一股強大的力量,即將消失的巨型大漢,突然變成了一個(gè)手掌,朝著(zhù)上空的三根禪杖揮手抓了過(guò)去。

“佛陀法杖,萬(wàn)法歸一!”

三位白須和尚揚手一道精純的力量打入上空,三根潔白的五尺禪杖突然白光一閃,融合到一起了。

一根金光燦燦的禪杖,猛然拍落下去,直擊下方的大手。

“咦,有點(diǎn)道行了!”

大手沒(méi)有閃躲,直接的抓向了金色禪杖,“嘭”的一聲,禪杖外延的防御被直接的破開(kāi),灰色的大手也暗淡了一些。

“金光普照!”為首的法難和尚,爆喝一聲,上空禪杖不斷的旋轉,一道道琉璃光彩,伴隨著(zhù)陣陣的禪音,覆蓋整個(gè)廟門(mén)四周。

遠處的眾多僧人,沒(méi)有一個(gè)能夠睜開(kāi)眼眸的,突然之間連同葉天在內的五人,好似消失在這片天地一樣。

“小和尚,不和你們玩了!”大手一揚,擊碎琉璃光環(huán),隔絕幻世禪音,直接抓住了金色禪杖,甩手猛然一揮,整個(gè)禪杖直接化為一道琉璃光環(huán),直接沒(méi)入到了葉天的體內了。

隨后,灰色大手也憑空消失了。

葉天感覺(jué)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入體,身體猛的一震,一個(gè)仰倒直接倒地不起了。

“師兄,我們的佛陀禪杖該如何取出?”一個(gè)胖不高的白須和尚看著(zhù)葉天,臉色異常的難看,四周已不見(jiàn)那個(gè)巨型大漢了。

佛陀禪杖可是他們神魂一縷精華,經(jīng)其日夜參演大乘佛法,青燈古佛三十甲子方才得悟真諦,幻化而成的強大法器。

瘦高白須和尚眉頭微蹙,看著(zhù)仰倒的葉天,嘆息了一聲,:“罷了,罷了。此子與我佛有緣,佛陀禪杖入體已經(jīng)消失,取不出來(lái)了,就留給他吧!”

“哎!只有如此了!”法無(wú)和尚,雙手合十默念了幾句梵經(jīng),慢慢的平定了一下心中的嗔怒。

“送他到廂房!”瘦高的法難和尚,吩咐道。

“是,師叔祖!”不遠處疾步走來(lái)了兩個(gè)小和尚,攙扶著(zhù)昏迷的葉天朝著(zhù)山頂寺院健步如飛疾馳而去。

“主持修煉已到最后關(guān)頭,但此事來(lái)的蹊蹺,還是要稟告主持?!狈y和尚看了兩位師弟一眼,隨后三人直接化為了虛無(wú)了。

“這是什么地方?”葉天慢慢的蘇醒過(guò)來(lái)望了一眼四周的擺設,晃了晃頭道:“對了,我剛剛在玉成寺暈倒了!”

“那個(gè)老叫花子,終于被打跑了?”葉天心里暗道,總感覺(jué)哪里不對:“最后進(jìn)入自己體內的是什么力量?”

外面的門(mén)被推開(kāi)了。

一個(gè)年紀輕輕的和尚走了進(jìn)來(lái),雙手合十道:“施主,三位師叔祖讓你醒來(lái)后,隨我去見(jiàn)他們!”

“師叔祖?”葉天想起了那三位白須高僧,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道:“前面帶路吧!”

起身跟著(zhù)小和尚,穿過(guò)七八個(gè)回廊,走了大概一盞茶的時(shí)間,方才到了玉成寺后院。

“這玉成寺可真夠大的!不愧是玉成國的國寺!占地恐怕有上萬(wàn)畝了吧!”葉天望著(zhù)遠處的香煙陣陣,翠竹郁郁蔥蔥隨風(fēng)嘩嘩作響,猶如林源竹海一樣,一眼望去心底是一陣的清靈透徹,有種純凈到了心底的感覺(jué)。

“施主,這是師叔祖們的修煉之地,我們是不可以進(jìn)去的,你直行就可以了!”小和尚帶著(zhù)葉天到了一個(gè)拱形石門(mén)前后,就立足不行了。

“有勞了!”葉天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推開(kāi)了石門(mén),直走了約有千米,在一棵枝繁葉茂,枝條虬張,約乎十幾丈的蒼天雪蟾樹(shù)下,看到了三個(gè)白須和尚。

“三位大師多謝相救!”葉天拱手行禮道。

“施主,難道不知嗎?那位前輩是有意幫助你,而非是害你的!”居中的瘦高法難和尚,眉頭動(dòng)了動(dòng),睜開(kāi)了眼眸看著(zhù)葉天,雙手合十還禮道。

“坐吧!”

聽(tīng)劫難高僧所言,葉天回想了一番來(lái)龍去脈,經(jīng)此一波,反而得到了許多好處,金剛夜叉王的神魂意境更加凝聚精粹了,對于神魂的使用上,也不再局限于狹窄的自爆層次了。

“施主是葉家人吧?”法難和尚兩縷長(cháng)眉揚了揚,露出了一絲和煦的笑意。

葉天心里微驚,很快就淡定了,玉成寺作為玉成國最大的寺院,雖然是出世,力量卻也不單單的只限于廟宇。

儼然已經(jīng)上了殿堂,入了世俗。

修神之人,想要獨身其外是很難的。

這么短的時(shí)間,就查出了自己的身份,倒也了然。

“正是!”葉天點(diǎn)頭道,體內金剛夜叉王的神魂意境慢慢的凝聚,一有一測,先是迅速的離開(kāi)。

“咦!怎么了?”葉天突然身體一震,體內的力量好似爆發(fā)了一樣,從身體各處突然出現了三股強大的力量,不斷的和金剛夜叉王的神魂意境相互融合,壯大。

法難和另外兩個(gè)高僧相視一眼,突然翻手一股力量罩住了葉天。

“你們?”葉天心里一驚,還沒(méi)有反應過(guò)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身體已經(jīng)被人給強行的拉扯了過(guò)去,想要出力抵擋的,體內一陣絞痛,身體更是止不住的顫抖,額頭上掛滿(mǎn)了大滴的汗水。

強忍著(zhù)疼痛,再三掙扎,卻還是無(wú)濟于事,身體的疼痛他已經(jīng)出現了抽搐,更是又被三個(gè)高出自己許多的和尚,給禁錮了。

“罷了,難道今天就要死了嗎?”葉天放棄了掙脫,心里突生一陣的通透。

法難和尚露出訝然之色,和法無(wú)、法劫相識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。

法無(wú)和法劫鄭重的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。

六掌突然抵在了葉天的身上,一股醇厚的力量進(jìn)入了葉天的體內,葉天臉上斗大的汗水不斷的落下。

身體亂抖,緊咬牙關(guān),很是吃力。

“這幾個(gè)老和尚要做什么?”葉天心里苦笑道,三股神魂力量進(jìn)入體內,卻是遇到了金剛夜叉王的本能抵觸。

殺性力量,頓時(shí)生出了反抗,兩者相斗,葉天的力量節節敗北,眼看著(zhù)金剛夜叉王的意境快要粉碎了。

“兩位師弟收回神魂力量吧!”法難突然說(shuō)道,三人同時(shí)收回了手掌,三人身影頓時(shí)消失不見(jiàn)了。

一座禪房?jì)取?/p>

檀木墊上,端坐著(zhù)一個(gè)中年和尚,面如紅玉,眼睛細長(cháng)微瞇,讓人第一眼就感覺(jué)到了親切之意。

“主持,葉施主體內的修煉的力量很是奇怪,雖然有我佛宗的柔和光明,卻也帶著(zhù)血煞黑暗的力量,弟子等人想要幫他煉化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他體內的佛陀法杖的力量,卻是無(wú)果?!狈y和尚恭敬的說(shuō)道。

按“鍵盤(pán)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(pán)右鍵→”進(jìn)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(dòng)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