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(yè) > 男生小說(shuō) > 武俠小說(shuō) >滅秦 > 第二十章 加入劉邦麾下
第二十章 加入劉邦麾下
作者:龍人   |  字數:3226  |  更新時(shí)間:2016-01-29 14:18:22  |  分類(lèi):

武俠小說(shuō)

突然韓信“哎呀……”一聲叫了起來(lái),嚇得紀空手臉色一變道:“韓爺,出了什么事?”

“我們好像忘了問(wèn)劉邦的傷勢痊愈了沒(méi)有?這也太失禮數了?!表n信拍拍自己的腦袋,有些懊惱地道。

紀空手這才想起,在索橋邊的一番長(cháng)談,他們只是說(shuō)明了玄鐵龜之事,讓樊噲答應教他們飛刀,但卻忘了問(wèn)劉邦傷勢之事。他們沒(méi)問(wèn),樊噲也未提,就好像壓根兒沒(méi)有劉邦這么一個(gè)人的存在一般,可是追本溯源,若非不是他們救了劉邦,樊噲又怎會(huì )自掉身價(jià)與他們結交?

“當時(shí)的情形完全出乎我們的意料,一時(shí)忘了,倒也情有可原?!奔o空手道:“不過(guò)我想,劉大哥的傷勢雖然嚴重,但是經(jīng)過(guò)這些時(shí)日的調養,應該沒(méi)有大礙,否則樊大哥的神情絕不會(huì )這樣平靜?!?/p>

“言之有理?!表n信說(shuō)了一句戲文,渾身又覺(jué)輕松了不少。

劉邦只是沛縣境內的一個(gè)小小亭長(cháng),但卻是樊噲最敬重的一位朋友。這不僅是因為他出手大方,處事得當,而且在他的身邊,始終有一股看不見(jiàn)的勢力在頻繁活動(dòng),使得他能在龍蛇混雜的沛縣成為黑白兩道很吃得開(kāi)的人物。

他既然急著(zhù)要找自己,當然不會(huì )是一件小事,所以樊噲不敢怠慢,與紀空手、韓信道別之后,又馬不停蹄地趕到鄰近的劉家大宅。

到了劉邦的密室,卻見(jiàn)劉邦坐在燈下,口品香茗,臉色依然一片蒼白,還有幾分大病初愈時(shí)的虛弱。

“你回來(lái)啦?”劉邦有氣無(wú)力地示意樊噲坐到身邊,頗為艱難地問(wèn)道。

“是?!狈畤堧m然把劉邦當作朋友,更把劉邦奉作領(lǐng)袖,是以言語(yǔ)中帶了幾分恭敬道:“我不僅殺了莫干,還帶來(lái)了兩個(gè)朋友?!?/p>

劉邦的手輕輕顫抖了一下,道:“你殺了莫干?”眼芒從眼縫里擠出,射向樊噲的臉上。

“我也是迫不得已?!庇谑欠畤垖⒁磺薪?jīng)過(guò)一一說(shuō)出,聽(tīng)得劉邦眉鋒直跳,幾次抬頭,沉吟半晌之后,方才輕嘆一聲道:“這么說(shuō)來(lái),江湖上盛傳多年的玄鐵龜就這樣白白讓那兩個(gè)小無(wú)賴(lài)給毀了?!?/p>

他的口氣中不無(wú)惋惜之意,所提的“小無(wú)賴(lài)”自然是指紀、韓二人。面對自己的救命恩人,他似乎有幾分“好了傷疤忘了痛”的味道。

“但奇怪的是,玄鐵龜雖然毀了,但紀空手與韓信的身上卻平空多出了一股雄渾的內力。以他們的天賦與資質(zhì),假如用心打磨,必能為我們日后的大事添一份力!”樊噲興奮地道,顯然他是發(fā)自?xún)刃牡叵矚g這兩位沖勁十足的少年。

“所以你將他們帶到沛縣,不僅收歸門(mén)下,還要盡興結納?!眲钤尞惖乜戳怂谎?,然后微微一笑道。

樊噲不好意思地笑了:“我這個(gè)人就是見(jiàn)不得人才,更何況他們有心投奔于我們,又平白多一身內力,這豈不是天意嗎?”

“既然如此,你就盡心調教吧。等我身體好些的時(shí)候,再過(guò)去看看他們,順便答謝當日淮水的救命之恩?!眲钶p描淡寫(xiě)地道,順手將茶杯擱下。

樊噲知他要話(huà)入正題了,刻意湊前一些,以便傾聽(tīng)。

“時(shí)至今日,距七幫會(huì )盟的日子愈發(fā)近了,沛縣的局勢也愈發(fā)緊張了起來(lái)。前些日子江天失蹤,已經(jīng)鬧得沸沸揚揚,滿(mǎn)城風(fēng)雨;這一次加上莫干死了,章窮更會(huì )懷疑是我們下的手,從而狗急跳墻,采取先下手為強的戰術(shù)來(lái)保全自己?!眲畹拿碱^緊鎖,顯得憂(yōu)心忡忡,似乎為未來(lái)局勢的變數有幾分擔心。在他看來(lái),這才是他目前關(guān)心的大事,其它的事情已不值得他分心兼顧了。

七幫會(huì )盟正是他要進(jìn)行的第一件大事,雖然他不是七幫中人,但以他的勢力和聲望,只要精心策劃,他就未必不是這盟主之選。但他最終的目的,并不在于這盟主的虛位,而是有一個(gè)更大的計劃,必須在他登上盟主之位后才能實(shí)行,而這個(gè)計劃的實(shí)施,才是他花費這么多心血的用心所在。

樊噲既是他的心腹,當然也是知道他計劃的幾個(gè)知情者之一,道:“反對七幫會(huì )盟的,只有漕幫、花間派、青衣鋪?,F在三者已去其二,只要我們全力扶持,繼任漕幫、花間派的幫主人選就可以換成支持我們的人,這似乎并不困難。這樣一算,就惟有章窮的青衣鋪與我們作對,在我看來(lái),這已不足為懼,憑我烏雀門(mén)一門(mén)之力,就算讓青衣鋪全軍覆滅,也不是沒(méi)有可能的事情?!?/p>

樊噲的確驍勇,一番話(huà)說(shuō)得霸氣十足,原以為劉邦必然同意自己的說(shuō)法,想不到劉邦卻搖了搖頭道:“如果真的只有章窮的青衣鋪與我們作對,我相信你有這個(gè)能力,但問(wèn)題的關(guān)鍵是,在青衣鋪的背后,已經(jīng)多出了一個(gè)慕容仙?!?/p>

“慕容仙?”樊噲倒吸了一口冷氣道:“他乃一郡郡令,難道會(huì )不顧身分,也要插手黑道事務(wù)嗎?”

“官匪自古一家,只要有利可圖,誰(shuí)還去管地位身分?如果慕容仙真是為利而來(lái),事情就變得好辦了,可他卻絕不是為利而來(lái),而是想借章窮之手,趁機操縱七幫勢力,這才是他真正的野心所在?!眲罾湫σ宦暤?。

“他想干什么?”樊噲驚問(wèn)道。

劉邦的眼中亮出一抹寒芒,冷冷地道:“他不想干什么,倒是他的后臺老板,那位左右當今大秦局勢的一代權相趙高想干點(diǎn)什么,因為慕容仙的身分不僅是泗水郡令,同時(shí)也是入世閣數大高手之一?!?/p>

“聽(tīng)你的話(huà)音,難道說(shuō)慕容仙已經(jīng)到了沛縣?”樊噲在揣測劉邦急著(zhù)來(lái)找自己的原由。

“不,慕容仙肯定會(huì )來(lái),但不是這個(gè)時(shí)候?!眲钚α诵Φ?,似乎想緩和一下緊張的情緒。頓一頓,方續道:“慕容仙此人城府頗深,他不想打草驚蛇,所以派了幾名入世閣的高手先到沛縣,化裝成綢緞棉布商人等著(zhù)與章窮聯(lián)絡(luò ),商量對付我們的辦法,此時(shí)此刻,他們只怕已到了泗水碼頭?!?/p>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樊噲看了劉邦一眼,猶豫地道。

“我也不想打草驚蛇,卻也不愿任由他們在沛縣胡作非為?!眲钗⑽⒁恍Φ溃骸八晕倚枰闳ケO視他們,一旦章窮上船,你必須要想盡辦法去潛聽(tīng)到他們密議的計劃,我們才好對癥下藥?!?/p>

窗外已是夜色漸深,更鼓聲傳來(lái),已是上更時(shí)節。

紀空手正想上床休息,人還未動(dòng),突然心中一震,驀生一股難以形容的感覺(jué),使得他整個(gè)人仿佛處于一種很不舒服的狀態(tài),似有一股無(wú)形的壓力,波及到了他靈敏異常的感官。

他的目光似是無(wú)心,卻又像是有意識地透過(guò)窗外,鎖定在了數丈開(kāi)外的一道院墻之上。

初夏的夜,除了蚊蟲(chóng)嗡嗡之外,還有蛙聲!

“這里是烏雀門(mén)的總堂重地,高手如云,戒備森嚴,有誰(shuí)還敢這般膽大,闖入這里來(lái)找麻煩?”紀空手想到這里,不覺(jué)有些懷疑自己的危機感來(lái)。

他笑了笑,認定自己必是神經(jīng)過(guò)敏了,剛要轉身,驀然間,他的眼睛驟然一亮,便見(jiàn)那道墻頭之上,平空生出了一條暗黑的人影。

那條人影來(lái)得雖然突然,卻顯得非常從容,渾身上下一身玄衣,與夜色融為一體,幾無(wú)可辨。頭上罩了一層厚厚的黑色紗巾,只留下一雙眼睛在外,若非從這流動(dòng)的眼芒中看出點(diǎn)端倪,加上紀空手的目力已呈倍數增長(cháng),只怕他一時(shí)之間休想發(fā)覺(jué)。

紀空手感覺(jué)此人的身影有點(diǎn)熟悉,但此時(shí)已不容他多想,腳步踏出,人如夜鷹般從窗口縱出。

他的身形輕盈如風(fēng),有御虛之感,落地時(shí)更是無(wú)聲無(wú)息,輕若貍貓,速度之快,連他自己也大吃一驚。

但更讓他吃驚的是,當他以如此快捷的速度沖到房外時(shí),那條人影突然不見(jiàn)了,就像是一時(shí)的幻覺(jué)。

“這人是誰(shuí)?看他的身手,已經(jīng)超過(guò)了七幫中人武功的范疇,可是他卻如此小心,以蒙面示人,難道說(shuō)他是樊大哥認識的人,卻又想對樊大哥不利?”紀空手的腦筋轉動(dòng)得很快,想到這里,紀空手的手心滲出了一絲冷汗,毛孔翕動(dòng),仿佛感受到了一股淡若無(wú)形的殺氣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地向自己逼迫而來(lái)。

所慶幸的是,他此刻正背靠在一棵大樹(shù)下,只須觀(guān)察三面的動(dòng)靜就可確保自己的安全。這使得他體內現有的靈異之力完全可以駕馭身體的感官去感知周?chē)囊磺小?/p>

紀空手驟感背上發(fā)涼,同時(shí)捕捉到了稠密的樹(shù)冠發(fā)生了一點(diǎn)讓人心驚的異動(dòng)。他沒(méi)有猶豫,連腳都未抬,就順著(zhù)腳下的石板滑移了七尺。

“?!币宦晭撞豢陕劦慕饘僦魝髯陨砗?,紀空手耳中辨得分明,這正是劍鋒輕點(diǎn)在石板上的聲音。

“呼……”輕響之后,虛空中氣流陡然狂涌。紀空手人在七尺之外,卻發(fā)覺(jué)自己突然陷入了對方萬(wàn)千劍影的籠罩之中。

在這生死關(guān)頭,紀空手陡然激發(fā)出了體內全部的潛能與勇氣,腳步晃動(dòng)下,展開(kāi)見(jiàn)空步的步法迅速移動(dòng)身形,改變自己所處的方位。

他沒(méi)有回頭,只能看到地上一條被拉長(cháng)的黑影在不住地晃動(dòng)。

在晃動(dòng)的空氣里,紀空手感到有一股寒氣已然逼近。無(wú)堅不摧的劍氣,猶如狂飆席卷,使得紀空手的呼吸頓窒,背上的肌膚隔衫依然有若刀割般劇痛。

按“鍵盤(pán)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(pán)右鍵→”進(jìn)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(dòng)

猜你喜歡